关闭

新皮肤

遇见胡旋

遇见胡旋貂蝉

王者荣耀x敦煌研究院系列合作皮肤

皮肤效果展示

此为研发过程中录制,所展示内容仅供参考

皮肤亮点说明
  • 携手敦煌研究院,再现盛世胡旋

  • 冠绝长安的西域舞伎,重现壁画之上

  • 不鼓自鸣乐器等敦煌220窟元素设计

  • 在舞筵上急转如风,化作金沙

  • 弦鼓一声双袖举,回雪飘飘转蓬舞

  • 翩翩而落的出生动画

  • 重现壁画画师初见胡旋的盛世长安

  • 随皮肤附赠同系列头像框

  • 温柔而优雅的舞者之音

  • 灵感源自敦煌古谱和敦煌乐器的旋律

  • 01 被动展示
  • 02 1技能展示
  • 03 2技能展示
  • 04 3技能展示

灵感及特性介绍

皮肤美宣图
皮肤海报展现了貂蝉在小小的舞筵上起舞的一瞬,飘带随着胡旋舞标志性的旋转而上下翻飞,四周流沙倾泻。尘封的遥远大唐记忆开始松动,从西域而来的胡旋舞伎冠绝长安的那一舞又重现。 画面整体的构成以流线为主,符合貂蝉妩媚多情的气质。人物置于画面中央,周身的物体似漩涡状排列,将视觉引导聚焦在立于中心的貂蝉身上。并用偏黄的暖色调,烘托出历经时光与风沙的皮肤主题调性。
皮肤故事
1944年,敦煌艺术研究所在敦煌第220窟脱落的壁画下,剥离出宏大瑰丽的初唐壁画,如流的岁月倒回属于长安的记忆……
风自丝路古道吹拂一个旧梦,胡旋舞由西域舞者传入中原,这种独特绚丽的舞蹈在盛世长安风靡一时,形成“人人学圜转”的大唐风尚。
远别故土的长安画师,将连同胡旋舞、元日灯树的诸多繁华景象,绘入关于长安的故卷。贞观十六年,这盛日风貌随他远行千里,作为代表着大唐风格的粉本样式绘入壁画。
在灯火千炬中起舞的胡旋舞者,重又在华丽灿烂,四季如春的诸天世界急转如飞,随不鼓自鸣的乐器与曼妙天音汇成博大宏伟的乐舞……
而人世忽换,转瞬之间……和敦煌相距的两千公里外,唐朝距离我们已隔千年。
第220窟的初唐壁画重晖眼前,千年后的我们步入此间——
风华如旧,记忆徐徐展卷,一切仍如当日,满壁风动,宛然当年。
设计灵感
1、主题设计思路
一切存在都将有消逝的那一天......一个人的记忆也好,漫长的时间也罢。但一定有什么方法,能将这些都留住,对吗?
描绘时光中那些至为重要的切片,让灯火千盏的盛景用丹青描画,让急转如飞的舞姿被像生命一样永续的欢乐,永远留下。
在往后的无数时刻,无数记忆的碎片之中,只要感到充沛的热爱与喜悦,就来像千年前,转一次不愿停下的圆圈吧。
2、角色形象设计思路
【貂蝉· 遇见胡旋】
胡旋舞是一种来自西域的舞蹈,并在大唐的盛世里风行一时。在距离长安千里之外的敦煌,可能是来自长安的画师,将这种绝美的舞蹈,绘制在了壁画之上。
敦煌莫高窟第220窟主室北壁的《东方药师经变画》中,便有着来自盛世大唐,带着“唐韵胡风”艺术杰作。这幅经变画中的乐舞形象,不少学者目之为“胡旋”。
“遇见胡旋”皮肤,便是以第220窟的敦煌乐舞为文化蓝本参考,历经数月打磨,在第220窟“唐韵胡风”的艺术包容性指引下,数次尝试融合西域元素、唐代文化元素和敦煌元素之后,逐渐成型打造出的一位赤足轻点舞筵、急转如风的胡旋舞伎形象。
风沙吹不走的,时间抹不去的,你听到那声,铃响了吗——
色彩设计思路
色调上参考第220窟《东方药师经变画》中的人物形象——白色配以石绿色为主色调,青金石蓝为点缀色,辅以朱红拉起色彩对比。在与其他敦煌皮肤做出差异的同时,延续了敦煌经典的色系。
纹饰设计思路
第220窟的大唐画师,将这幅乐舞的场景,作为对自己心中最美好幻想的表现绘制而出。壁画中的纹饰设计——第220窟不可或缺的点缀装饰,成为那时画师描绘美好的重要构成。
“遇见胡旋”也选取了第220窟中作为配饰的缠枝石榴捲草纹来串联整个设计,搭配垂蔓、菱格纹、圆叶纹、斜方格纹边饰等帷幔造型,并以壁画中装饰性的流线型线条作为点缀。既保留了敦煌的韵味,又着力与以往的敦煌主题皮肤拉开差距。
缠枝石榴捲草纹
藻井帷幔、斜方格纹边饰
胡旋舞伎便如这些纹饰一样,是壁画中世界之所以美好的、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服装设计思路
整体服饰也以第220窟所展现的“唐韵胡风”为核心设计理念展开,将西域服饰与敦煌及唐代特有元素进行融合尝试。
在延用敦煌舞伎服饰特征——赤足裸腰的基础上,在胸口处设计了斜帔的造型,使得素雅的青白上衣多了份灵动之感。
下身则是由石绿渐变为青金石蓝的纱制袴帑(两头系缚、形如囊、左右各一、着与小腿),极具敦煌乐舞的特色。
袴帑形制参考
此外,为使貂蝉舞动时更具胡旋舞“急转如风”的特质,服饰整体线条及细节上多以螺旋线条的趋势营造动势,其身披的丝巾及飘带中也多见这样的纹饰。
飘带纹样
饰品设计思路
作为一位原型来自于西域的胡旋舞伎,在饰品设计上,除了尽可能地赋予她西域的特质外,也着力强化了她起舞时环佩叮当的灵动之感。
饰品多以西域配饰辅以敦煌元素的纹样,臂有钏,腕戴镯,身饰璎珞,手持绸带。
头饰取自第220窟壁画中的莲花型,发冠则提取了莫高窟中藻井的元素进行设计。
其袖尾的铃铛取自同属敦煌研究院管辖的另一著名石窟榆林窟,为莲花形态的金属铃铛。
正仓院所藏中仓195铃铎类第一号藏品
腰间鼓的设计参考榆林窟第25窟主室南壁《观无量寿经变》舞伎腰鼓、正仓院所藏陶制腰鼓残件设计,朱红色的鼓面作为零星暖色点缀了角色形象,也呼应了西域乐舞常用的打击乐旋律。
其他设计元素
不鼓自鸣乐器
不鼓自鸣乐器是敦煌乐舞中极具特点的乐器图像,器身飘带缠绕,表现出飞翔的动态,且没有演奏者,以表现其妙音的属性。 “遇见胡旋”选取了琵琶、箜篌、花边阮、鸡娄鼓等敦煌乐舞中较典型的乐器,并以半透明的骨架态体现其轻盈、灵动之感。
舞筵
在被称为舞筵的小圆毯上起舞,是胡旋舞的重要特征。
舞筵形制参考
“遇见胡旋”取白色、石绿色、青金石蓝与朱红,对第220窟中舞伎起舞的小圆毯进行高还原度复刻,舞筵中间起舞的部分做了做旧的设计,让一部分色块呈消褪之感。
别着急走!不鼓自鸣乐器里的琵琶、舞筵上的小鹿——你有想到谁吗
舞姿
“遇见胡旋” 选用了三道弯、歪项等动作作为角色的姿态设计参考,并在此基础上,结合了北京舞蹈学院老师对于舞蹈的专业意见,为其加入了勾翘脚、佛手式等细节姿势,最终呈现出一位既具敦煌特色,又具有“正在跳舞的实感”的舞伎。
249窟北壁上部手势
112窟 中唐经变中的伎乐菩萨勾翘脚
敦煌的生命
时间既是敦煌自己,又是敦煌的敌人。风沙和时间无时无刻不在消磨着敦煌的生命。敦煌有他自己无可避免的“生老病死”,这既是我们用各种数字化的手段保护它的原因,也是敦煌那独一无二的美学和魅力的一部分。
“遇见胡旋”也通过设计对于敦煌消逝的表现,传递着敦煌数字化保护和敦煌精神传承的意义。
在貂蝉袖子飘带的末尾,舞动时会有一个渐渐消散褪成白色的流动特效,宛如石窟壁上逐渐斑驳的壁画。
3、展示动画设计思路
多年之前,可能是来自长安的画师绘制了胡旋舞的壁画。我们不知道他的名字,也不知道他的经历。但他很可能是在一个梦幻般的上元夜,看到了这支来自西域康国、随进贡使团抵达长安的胡旋舞。
壁画里的舞伎,这是你梦中的初唐盛景吗——
不鼓自鸣乐器从中天飞来,带着闪烁的流沙穿过云层,我看到了你千年前起舞的舞筵,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更绚丽斑斓;还有你青绿色的绸带,拨开了挡住你真容的云雾。 这是那个上元夜吗?
你脚踩莲台,在水池中央急转如风;木质的亭台楼宇、青铜的灯树、雍容的华盖、安静的钟楼,还有同一个月亮。
一舞终了
你干脆利落地用脚尖着地做傩送状,轻轻捏出一个三指对腕的手势——飘起的袖带和铃铛还来不及停下,你趁着这当口又摆出一身三道弯的姿势。
“这一曲胡旋舞又跳完了,你看到了吗?”
4、技能特效设计思路
“西风故道听旧梦,昔年弦鼓,昔年旋舞。”
千年风沙吹过,数不清的日日夜夜,我陪你在荒漠里看时光流逝。
风沙吹过壁画,不要忘记敦煌的生命也会受到磨蚀。
一技能·落·红雨
“骊珠飞星!”
貂蝉从腰间抛出莲花包裹的陶制腰鼓随舞动的衣袖画出一道道轨迹,衣袖末尾褪色的消散,便是时光带给敦煌的痕迹
二技能·缘·心结
“急转如风!”
貂蝉向指定位置移动并抛出的琵琶、箜篌、花边阮、鸡娄鼓等乐器作为武器,伴着飘带飞舞 那是敦煌的“不鼓自鸣乐器”
也是远去的画师前辈,对于美好、瑰丽的想象
位移时她留下一道残影化作沙粒
而大漠风沙也年复一年地,剥蚀着敦煌的壁画
三技能·绽·风华
“神钟天乐,不奏而鸣!”
脚下生出一抔圆形的黄沙,她旋转起舞,黄沙中慢慢开出一朵佛莲,莲花在金沙的环绕下化作舞伎的一方天地并随时间慢慢消散
5、回城特效设计思路
貂蝉脚下显出一张着有朱红、蓝、青三色的小舞筵,四个半透明的不鼓自鸣乐器自中天飘下、轻盈地随着她的舞步急转如风,倏尔,乐器与衣袖旋转带起的风沙又将她卷回空中...
6、音频音效设计思路
此次音乐设计上,基于以古敦煌琴谱中的几段旋律动机为灵感来源,由此发散进行了丰富的想象和创作;以壁画上纪录的敦煌乐器为主(筚篥、五弦琵琶、打击乐等),融入管弦增加气势与氛围感,保留王者荣耀游戏音乐中东方幻想的气质、听感和制作质量。
整个音乐在结构上分为5个部分:
引子——丝路古道:从西域康国出发的使团,途经丝路古道,前往长安,敦煌音乐的特色逐渐点亮,舞伎从剪影随音乐渐响而轮廓愈加清晰;
上元长安:舞伎进入到长安城上元灯节,音乐突出仪式感,神秘感,肢体语言以造型感,顿挫感为主,主要把观众带入到一个新的氛围中。
净土琉璃:音乐以优美的长线条为主,圆润饱满。表达敦煌壁画中舞伎的柔美、佛韵的特色肢体。
再舞胡旋:由逐渐清晰明朗起来的小鼓点推进情绪,舞蹈进入的高潮部分,音乐以快速的打击乐为主,肢体语言以快速回旋流转为主,脚步动作的腾踏,用快速运动下的突然静止来强化动静的极致对比,群舞烘托氛围。
以及尾声:以宁静祥和的音乐和舒缓的肢体语言表示对长安的祝福,对天地的敬畏,以及对美好生活的祈祷。
7、语音台词设计思路
——“执彩笔的故人,今生可会再见?”
他们用不同的方式,记录过同一个时刻。
属于兰灯新焰,属于绮罗明月,属于千年前的长安,属于千年后......壁上丹青,天乐宛然。
——“此处可是......驼铃伴我,来时之路?”
那天,从黄沙故道,风送来久违的驼铃声。
她像醒着,又像才醒,记忆回到远行的日子——她从无限杳远的天深处,远远又远远的风来之路,被驼铃伴着,看着故乡被不断送远,心里被无限期冀装满。
明天,明天会看到最终要去的地方吗?

皮肤语音

常规台词
  • 西风故道听旧梦,昔年弦鼓,昔年旋舞。

  • 此处可是...驼铃伴我,来时之路?

  • 清风鼓乐,明明皎洁;诸天世界,作此天乐。

  • 执彩笔的故人,今生可会再见?

  • 丹青可穷,光阴不竭。

  • 还会有人,在今日说起我的故事吗?

  • 转盼之间,悉为飞尘......

  • 骊珠飞星!

  • 袖起长虹!

  • 双袖转圜~

  • 神钟天乐,不奏而鸣!

  • 莲花北旋~

  • 舞急如风!

  • 壁上一挥,世上千年。

  • 因有所欲,故有所苦。

  • 不在遥遥,只在朝朝~

  • 歌舞喧阗,见则心喜~

  • 弦鼓为谁歌,旋舞因何转~

  • 生灵有限,何不惜取眼前。

  • 如此步态,岂能示人?

  • 故人今已去,华彩终难返……

  • 轻罗金缕,琵琶横笛。

  • 异香天花,缤纷摇坠。

  • 无心而为~

  • 那年长安也如今日...华灯初上,明月当窗......

  • 风转云转,流光千转。

  • 心应弦,手应鼓,弦鼓声声,回雪转蓬~

彩蛋台词
  • 败君三步之间~

  • 在同一个梦里,我见到了你。

  • 原来你在这呀,小鹿。

  • 翩跹一曲,劲吹十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