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独尊

嬴政

  • 生存能力
  • 攻击伤害
  • 技能效果
  • 上手难度

技能介绍

王者审判冷却值:0消耗:0

被动:嬴政的普通攻击可以击穿目标,并造成120(+100%物理加成)(+35%法术加成)点法术伤害;攻击机关时会衰减50%的伤害

王者惩戒冷却值:8消耗:70

嬴政在指定目标区域召唤黄金剑阵,持续2.5秒,每0.5秒对范围内的敌人造成145/173/201/229/257/285(+27%法术加成)点法术伤害;并减少30%移动速度,持续1秒

王者守御冷却值:10消耗:40

嬴政开启王之护盾,护盾可抵免300/330/360/390/420/450(+55%法术加成)点伤害,并对附近敌人造成200/240/280/320/360/400(+40%法术加成)点法术伤害并清空装备为他们提供的物理攻击力,持续2秒,同时嬴政在3秒内增加随时间衰减的100点移动速度
被动:增加嬴政15/20/25/30/35/40点移动速度

至尊王权冷却值:30消耗:120

嬴政展示王者权力,增加20%移动速度,持续5秒,期间将会号令90只飞剑持续向指定方向进行冲击,每只飞剑能造成64/78/92(+7%法术加成)点法术伤害,该技能会对小兵和野怪造成25%额外伤害,过程中嬴政可以使用其它技能

冷却值:消耗:

铭文搭配建议

Tips:嬴政前期较其他法师类英雄普攻伤害很高,而且带有穿透效果,适合带攻速类铭文提高普攻输出,提高清兵速度,移速提高了嬴政的支援速度和自保能力。

技能加点建议

主升火焰三尖枪

技能1

副升混天绫.束

技能2

召唤师技能闪现/斩杀

英雄关系

  • 最佳搭档
  • 压制英雄
  • 被压制英雄
最佳搭档

墨子:墨子频繁的控制可以让嬴政技能命中率提高,大招群控更是完美的配合嬴政一技能打出极高的aoe伤害。

白起:白起二技能可以调整敌方位置,帮助缺乏控制技能的嬴政留人,开大嘲讽住敌人也可以帮助嬴政更安全的进行输出,打出成吨伤害。

压制英雄

黄忠:嬴政大招超远射程可以在黄忠大招范围外命中黄忠,逼迫他收起炮台,方便队友进行击杀,若不收起炮台则可以直接单杀。

王昭君:嬴政大招可以直接在王昭君大招范围外攻击王昭君,逼迫她交闪现或者断大走开,为队友击杀提供更安全的环境。

被压制英雄

兰陵王的隐身和秒杀能力很容易接近嬴政将其秒杀

花木兰的超高爆发输出能力能快速击杀走位不慎的嬴政

出装建议

  • 推荐出装一
  • 推荐出装二

Tips:嬴政是典型的输出型法师,对于团队最大的帮助就是制造足够的伤害,因此我们选着全输出的出装来推动战局朝有利的方向前进

Tips:当对手回复能力较为突出时,可以选择梦魇之牙对其进行限制

英雄攻略

更多
英雄故事

自童年时代,玄雍君主嬴政所受的教育在点滴中被来自南荒的“怪物”白起改变。他们共同成长,最终击退吞噬玄雍的血族军队,重振秩序。血族力量无独有偶地接触到白起,他选择受其折磨以变得强大。嬴政向战争亡灵发起求祷,剥夺“自己的东西”但将安宁夜晚归还他魂不守舍的伙伴,并发誓将永远守护他们子子孙孙的生活。

祖母告诉他,有些事,等到万人来朝的时候才应该去做,皇室不需要解决问题,只需要巧夺功勋。少年不再相信这句话,是在前往稷下求学途中。当撞上汹涌而来的血族部队,伙伴从对方手里夺下武器开出一条路来。如果说被保护的他看起来像个帝王,那么帝王就并不如一个凡人。

行动必须发生在此时此刻,自己手中。伙伴陷入危机之时,少年君主确信了他新的真理,某种能量随之异动,他情不自禁伸开双手,顷刻间血族部队所有金属剑器被一阵狂风卷上天空,继而暴雨般降临大地。

他不明白这一切。稷下求学多时,贤者才告诉他,人有无穷的力量。而只有当一个人的意识觉醒,才真正成为人。学子用这句话想着自己,也想着整个玄雍。

贤者还说,制造利剑辅佐自己,那只能证明剑的力量;如果人双手空空走向这个世界,那么他走到哪里,哪里的武器就会归服于他,像乌云里的雨水落下,宣告闪电的到来。

稷下归来,在这位新君主手中,血族动乱、民不聊生的社会暂时得以终结。他寻求律法,希望能让所有人平等地共同生存。他观察强者,也观察弱者,既赞赏超越的精神,也庇护那些看起来微不足道的成长。

当昔日少年变得成熟,他的头脑更加清明,意志更加明确,甚至有比立法更远大的理想:玄雍应当正视黑色,正视南荒那无尽的灾难、他族的痛苦,理解恐惧的根源。因为他的身边,从小就活着被别人视为怪物的人—— 那个可敬的伙伴。

怪物

他朝笼子里伸手,差点被怪物抓伤。它的眼睛在铁栏缝里盯着他。

玄雍管南荒的人都叫怪物。怪物小孩时不时被抓到玄雍当做货物交易,据说只要在这些孩子上做一点小小的试验,它们就能变成最强的兵器。

他给它一点威胁,划了一根火柴扔到里面去。但因为手在抖,火柴扔偏了,扔到了外面。怪兽却像已经烧着了那样冲他大喊大叫,吓得他退到门口。又放过一颗苹果在笼子跟前,蹲在一旁看,但毫无动静。第二天再去看,苹果不见了。过年的时候,放了一个饺子在外面,里面裹着他放进去的一枚铜币——看到大人们热衷于做裹了铜币的饺子,他忍不住仿照制作。因为这枚铜币,他又差点遭到了袭击,笼子几乎被怪物撞坏。宫里所有人忙得焦头烂额,卫兵出动制服,铁匠们修补笼子。祖母由此警告了他,说他再捣乱就把他也关到那笼子里,连同那怪物一块送到南荒去。

任何威胁都无法打断他的行动。他只是假装不再犯事。在祖母打瞌睡的时候,宫里举办盛会或是招待外宾的日子,看准时机就又溜到那笼子边。让怪物画画,失败。在几十米外向怪物展示自己的超强剑术,无果。和怪物玩玻璃球,成功。他从笼子外把玻璃球打进去,怪物把它踢出来。怪物一脚把球踢飞,越过屋梁,猛地落入祖母最心爱的一盏灯。灯碎了。

祖母无法忍受,命人把整个怪物笼子遣去南荒。做实验的人迟迟不来,在空头许诺和眼下骚乱之间,她选择清理后者。

为了防止路途颠簸损坏笼子,宫里专门打造了一个密不透风的铁笼子。少年并不知道他们要把怪物送去南荒,他只以为他们要给他换个笼子。他趁怪物还没进来,自己钻进去,悄悄在笼子里贴胶布。他想知道如果怪物被胶布粘住会怎样。怪物被送进新笼子,他很快被粘住。少年打算出去。但是他一只手被胶布粘住了。他用另一只手去撕胶布,也被粘住了。大家把笼子弄上送货车的时候,他还在和胶布搏斗。

应该呼救。但那就尊严全无了。

一路向南,笼子被丢在沙漠。

对于笼中的两人来说,时间和空间都没有流动。一开始,他们还会用声音和眼神厮杀,但这一趟旅途到后来,所有不甘都静止了。没有吃喝,力气已经用光。又过了几天,笼子突然被打开,刺目的光照进来。一堆人脸堵在笼子口朝他们看。

他们帮助怪物解除了胶布,搂住他哭。也有一些人指着他,给他解除了胶布。他没有被搂住哭,而是拿绳子捆起来,带到部族首领前,由所有人议论,最后栓回笼子里。笼子的门被换了一个有铁栅栏的。

他在笼中站着,刻意让自己显得很平静。失误了,应该随时带着那把祖传宝剑,用他发明的无敌剑阵,跳到空中把这些人杀个片甲不留。同时想着在读过的书里,大陆英雄被记载有哪些失误。眼下一个想不起来。但肯定有很多。不然为什么有这么多英雄,世界还这么乱。他靠墙站着,朝前面看。就是不坐下,不躺着。

一颗苹果出现在笼子外面。

少年犹豫着。肚子告诉他现在就去捡起来一口吞下去。但苹果之后呢?有没有点着的火柴?有没有包着硌牙物的饺子?

做怪物可真难啊。他从小没怎么哭过。这时哭着。

再过了一会儿,门打开了。

怪物的那双眼睛,他太熟悉了。分外明亮,猛烈。即使在黑夜里。

此时,开进南荒的玄雍的军队正在和部族交火。突如其来的纷乱涌入每个角落。吵嚷尖叫的声音袭来,少年直觉到他们是在找他。他从笼子里走了出去,抓住苹果,一边抓住怪物的手,朝骚乱的边缘跑去。他们联手打架,自认逃脱两方军队的追捕,但不久就被蒙将军一手一个抓起来,扔进车帐篷,连夜送回了玄雍。

“为什么抓他?”少年问。

“南荒将有血灾。”蒙将军说,“呆在那会死。”

白昼

贤者说,大陆传说里有两个来自不同国度的王子,当他们还小时,一个落难而另一个收留他,教他;多年之后,收留者遭遇了诅咒,发疯般屠戮了整个王宫,因羞愧而戴上面具、逃进山野中,当初被教导的王子偶然发现了他,刺破那副面具,让他重见天日。

贤者说,不必在此刻哭泣,是那时收留者告诉落难者的话。后者反还,让对方明白此刻不同于过往,新生永远存在。从此世间多了星夜的王子,保护行人,驱散他们对于黑暗的恐惧。

病榻上的人阵阵抽搐。上一次也是这么干坐等着,是在稷下。贤者疗伤,闲时无意叨念着故事。封印了被邪血感染的伤口,伙伴疲惫地睁开双眼。贤者说,小心不要伤着第二次。

两天前,无主之城城门里走出被武器压弯了背的身影。阵线之外,所有人等的是玄雍最强悍的将领,没认出他来。身影晃荡了一下,倒在地上。士兵们围上去。除了那佝偻的姿态,和不知为何罩于脸上的面具,可以确认这就是白起。有人想把面具摘掉,被伸手死死按住。面具后传出声音,暗哑得仿佛来自地底。

“不是我。”

大家说他昏迷不醒,接连地喊着“别看我”或者“不是我”。他说地上都是眼睛。天空与梦里也是。

君主大概明白为什么。战役结束当天,君主就去了无主之城。那很寂静,只有收尸的士兵们悉悉索索的脚步,把血迹从墙上擦除的哧哧声。他不知道前一晚在这走着是什么感觉,或许是做噩梦的感觉。但他很少做噩梦。

君主视察了新筑边境的防线。无主之城与南荒之间,玄雍这片山崖往下投下最长阴影的顶点,阴凉与黑色警告着沙漠上空的骄阳,新秩序宣战邪血污染的源头。

童年时代某天,他听蒙将军讲南荒将有血灾,未知术士将在那里部落做一种不可预见危险的实验。之后盛行玄雍的消息却是,南荒人终于揭开了他们的本来面目。那些怪物,他们来了。他们的獠牙已经长出,他们的面容已经畸变。前往玄雍求医的南荒人越来越多,玄雍人并不喜欢这样,此后病源变为交战,冲突愈发剧烈,以至他与伙伴稷下求学时都撞上血族军的包围。而当他们稷下归来时,玄雍人已与血族军和解,冲突化作侵蚀,都城已经报废。城市里并没有关于危机的气息。追寻幸福对常人来说太过漫长,一滴血交易却能缩短这一时间。一夜间孩子就成为大人,他的祖母返老还童。“过程”或者“规律”被视作未来自然界的蝼蚁。

新君主命令把血族军打回南荒。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但还是做到了。他的身边有不可摧毁的人。血族军连连败退,最终激战无主之城。那些未合眼的死者看到,最后有不可控制的力量攥着那位屠戮者,甚至没有人在与他作战,他还在挥着武器。他停不下来,发出心底深处的哭声,又发出不属于自己的笑声。发现自己的脸在流血,才歇下来。

他惊慌地爬在死人之间问询怎么止住血。他们都看着他,但他不太想被看见。找到了一个面具戴上。

蓝紫色肌肤的怪医面无神色地将摇动药瓶。他曾是方士学生。尽管已经与老师决裂,但不妨碍仍用他教的那套方法。他再次询问君主是否要这么做,用血方法换全部血,伤者从此就是纯然的血族。没有人的血液,就没有伤口,没有记忆和痛苦。

另一种方法,脸上伤口在光线中曝露三天。邪血会退缩,伤口不会致命,

但也永不会愈合,他的容貌会变成怪物,他将在无尽的噩梦里活着。

君主想起贤者讲的故事。他伸手揭掉面具。光线照到那张痛苦的脸上。

伤者抽动了一下,想抓住什么。君主把面具拿开了。

“三天后我再给你。”

归还

一度,关于玄雍君主的小说同关于乱世情爱的小说一样流行。在无主之城的小地摊上四处可见,通俗易懂,贩售便宜,饿死的人也好,在殴斗中重伤的人也好,找不到生计的人也好,如果你不与血族用肉体之神做个交换获取力量,就得靠捧着这些书极乐升天。

死之前,他们忘记了自己没有吃喝,没有治疗,书里的情节七零八落地将他们飞速带往天堂。君主历经的情感有上千个类似而不同的版本。作家们非常善于写“类似而不同”“不同而类似”,最受欢迎的核心永远没有变:君主如何与一个黑暗里的怪物相处,君主对他施与虐待,而怪物则对他表示出无尽的忠诚;不同只是在于虐待与依恋的形式和程度。

大将军第一次率兵过了城门的时候,那些卖书的人闪避不及,落下了好几本。破败印刷上关于的黑色与血色的文字,溅上新的烂泥。蒙将军翻了几页,看不下去也看不懂,向君主汇报完与南荒血族的战事,这几本书放到他桌上。

青年君主看到,当红作家对于人性是如此了解,他们明白这里的人习惯并渴望被暴力虐待为乐并由此获得深深的感动。这片土地上究竟有没有第三种人呢?不与血族做交易的人,不靠幻想强权而生存的人,如果有,他们活下来了么?

“他们活不下来。”在稷下,学者对这个曾经的学生再次答疑。“正常的人要活下来,要么靠运气,要么靠律法。然而,玄雍从来没有过真正的律法。”

立法之日,传言君主并不喜欢那些市井小说,甚至传言他不喜欢对他没有好处的所有书,他将要在大殿前举行仪式“以迎接光明的未来”,将这些书和他们背后的作者一并毁灭,其尸骨将共同埋葬在广大见证者的眼前。

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他走到所有人的前面说,“不需要火也不需要光,因为我们已经不在黑暗里生活。”把那几本小说归还了小贩。

历史上的TA

嬴政又称秦王政,秦始皇。他是秦朝第一个皇帝,也是秦国的最后一个国王。关于他的出身,有很传奇的经历。他的父亲,本是秦国被遗弃在外的王子,因为赵国富商吕不韦的运作,才得以回国接班。所以,秦王政即位时,称吕不韦为亚父。但是,作为枭雄的嬴政,很快就运用铁腕,从吕不韦的手中夺过了大权,囚禁了信任宦官、秽乱宫廷的母后,放手任用法家信徒,把军国主义政治推向极致,终于灭了六国,一统天下。他是中国大一统帝制王朝的开创者,也是以吏为师的专制文化的倡导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