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灵之舞

艾琳

  • 生存能力
  • 攻击伤害
  • 技能效果
  • 上手难度

技能介绍

精灵舞步冷却值:0消耗:0

艾琳普攻命中敌人后造成150(+20%法术攻击)法术伤害,并获得能量,能量满后艾琳消耗能量急速飞行。 能量满后艾琳获得一次强化普攻,对首个命中的目标造成180(+30%法术攻击)法术伤害。 艾琳每100点法术攻击可以转化为1%暴击率。

叶舞·致意冷却值:7消耗:0

艾琳射出一束月桂叶,对命中的目标造成法术伤害,命中敌方英雄或飞行到最远处后展开成环,对触碰的敌人造成法术伤害和50%减速,持续1秒。

旋舞·轻语冷却值:10/9.2/8.4/7.6/6.8/6消耗:0

艾琳受到黄金森林的祝福,立即回满能量,同时叠加两层月桂印记,获得免疫减速效果并增加攻速,持续3秒。

月桂之舞·盛放冷却值:20/17.5/15消耗:0

艾琳能量满后会叠加一层月桂印记。当月桂印记达到6层时【月桂之舞·盛放】解锁,印记叠加上限为12/15/18层。 技能开启时,艾琳增加10%移速,不断消耗印记发出月桂飞叶,对范围内血量最少的目标造成80(+18%法术攻击)法术伤害。

冷却值:消耗:0

铭文搭配建议

Tips:提高吸血和暴击能力,提高续航和输出能力。

技能加点建议

主升火焰三尖枪

技能1

副升混天绫.束

技能2

召唤师技能闪现/斩杀

英雄关系

  • 最佳搭档
  • 压制英雄
  • 被压制英雄
最佳搭档

牛魔可以提供控制和坦度,为艾琳创造输出空间。且被动可以提高艾琳的生存能力。

瑶可以提高艾琳的生存能力

压制英雄

艾琳的灵活性使马可的技能很难命中

艾琳全法术伤害使虞姬的2技能无法免疫

被压制英雄

伽罗的长射程使艾琳在对线中无法应对,且艾琳的灵活性受到伽罗减速的克制。

后羿可以先手控制艾琳,且站桩输出能力高于艾琳。

出装建议

  • 推荐出装一
  • 推荐出装二

Tips:利用金色圣剑和博学者之怒过渡,随后补充一件血族之书提高续航能力。中后期补充法强和穿透,最大化输出能力。

Tips:利用巫术法杖提高普攻伤害。

英雄攻略

更多
英雄故事

艾琳是黄金森林的在逃精灵公主,日落圣殿的不速之客。

精灵族是优雅或是规矩的代名词。他们千百年封闭生活于黄金森林,他们以优雅舞蹈与信仰月桂圣树交流获得力量,阻挡一切外来者的入侵,同时也禁锢了本族的领域。

公主艾琳天性机灵活泼,对一切未知充满好奇心与探索欲。然而“继承人”的责任始终压在她的肩膀上,她被要求收起不稳重的一面,遵循精灵族舞蹈的优雅与绝对的秩序,做好一个“真正的公主”。

成年仪式前夕,艾琳决定打破族群禁令,逃去森林外的“危险古怪的人类世界”开启一场自由的冒险。旅程却并没有想象中那样顺遂,人类对精灵同样存在“不详邪恶”的重重误解。

越是未知,越是有趣,越是困难,越有斗志。她以舞蹈为表达自我的“语言”,与红头发的法师小女孩成为密友,给圣殿严肃守序的骑士团带来了诸多意外麻烦,甚至组成了圣殿小分队在西方大陆的各个地方冒险……

这一段段旅途,让艾琳有了新的目标与成长。不过她自己并没有意识到,这是千百年来,人类与精灵的第一次友好共处。

告别

对于黄金森林的精灵公主来说,秩序与优雅就是生命全部的词汇。

“您是精灵族的继承人。”

“每个举动都代表了族群的未来。”

“决不能踏出森林一步。”

“请把翅膀收起来一点。”

“请不要去那么高的地方,这很危险。”

“请不要再跳这种步子,您的舞蹈关乎森林的力量。”

“请不要再收集奇怪的东西,关注人类也是很危险的。”

“公主殿下,很高兴看到您已经成为一个合格的继承人。”

“接下来的时光,也请您这样保持下去。”

舞蹈仪式的肃穆感还星星点点地残留在空气里。

几小时前,精灵公主艾琳跳完了成年前的最后一支舞,如同之前与今后要跳的每一支舞一样,庄重、严谨、优雅,连翅膀颤动的频率都按规定执行。月桂树随着自己的动作蔓延生长,重新填补森林禁制最薄弱的一环。

她抬头看看天空,那块区域在黄金森林浓密的枝叶遮蔽下渐渐缩小。夜晚照亮森林的从来不是月光,而是月桂淡金色的光芒。

艾琳将华贵的披风扯下放在王座上,也将无数的话语赶出自己的脑海。她哼着不知名小调,在这个无人的时刻随意张开翅膀,在空中跳起了毫无优雅可言的舞步,越跳越高。

明天就是成年典礼,她将接受继承人的仪仗,从此永远优雅地坐在王座上,受所有族人的爱戴敬仰。

但只要她现在动身,就还有机会追逐月光。

艾琳没有发现今天的森林格外寂静,守卫和侍女都不见踪影。

远处的树冠下,如今的精灵女王——她的祖母正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

精灵族的老一辈中隐秘地流传着一个预言:公主走出森林,圣战重新开启。每个继承人都因担忧与恐惧而一层层加固森林的防卫,以古老的舞步与森林感应,设下无法出入的禁制。渐渐地,她们甚至禁止了这个预言流传,以对外的隔绝空白与对内的严苛规则维持森林的平静,精灵们也渐渐习惯于此。

然而近年来,女王清晰地从风的吹拂中感受到腐朽的气味,这种气味让她隐约意识到,那句预言,反而有可能是禁锢精灵的诅咒。

年轻的她也曾有过出去看看的念头,在一个晚上被母亲与预言拦了下来,这一拦便是百年。

这一次,看着小公主灵动快乐的舞步,女王想试试另一条路。

对于小精灵艾琳来说,自由和冒险才是生命全部的词汇。

艾琳对预言、诅咒都毫不知情,对人类与精灵的彼此敌视并不在意。

她只是朝着天空的方向一路飞舞,越往高处越有些寒冷,空气也变得稀薄,翅膀因激动而战栗。

她想象着外面的世界,没有翅膀的人类走路会不会很累;想象遥远的圣殿,骑士们有盛大的舞会;想象自己会遇到第一个人,她终于可以主动开口介绍自己——她可从来没有这种机会,每一次都是其他精灵向她恭谨行礼并说出“您好,公主殿下”,而她只能回以含蓄的微笑。

她越飞越高,舞步越来越自由,直到小鸟也追不上她,星星在她的翅膀上闪烁。

她亲吻了一下月亮,并愉快地对它说:

“你好,我是艾琳!”

禁书

某天,艾琳溜进了圣殿禁书密室。

她把门上的“禁止进入”念做“欢迎光临”,火焰玩偶刚刚把守门骑士弄晕,将门打开一条小缝,她便轻巧地飞了进去。

一排排书架在面前陈列,顺着烛火不断向内延伸,指向艾琳此行的终点。

“直直地飞到最里面去,拿到那本书......”艾琳嘴里嘟囔着安琪拉的嘱托,却忍不住左顾右盼。

《大魔法师传》、《魔道家族秘辛》、《那个诅咒》......她的目光被各式各样的禁书名录所吸引,在密室中划出蜿蜒曲折的路线。在森林的时候,她也曾经这样偷偷溜进禁地。那里是母树的最顶端,茂密枝干间,每一段历史都被记录在一片叶子上,只要用手指轻轻触碰,月桂叶就会把历史用“沙沙”的声音唱出来。

她终于到达了最后一面墙,《石中剑之谜》就摆在书架的最顶端。艾琳却被旁边那本《精灵族与人族的日落》吸引了视线,她借着微弱的烛光将它翻开。

“精灵族与人类曾经是最坚实的盟友,骑士、魔法师和精灵一起,在圣战中守住了圣殿的防线......”

“战争结束后,骑士团团长不明去向。精灵强行将圣剑封印于巨石中,同时举族迁入黄金森林,人类失去最强的武器与最强的盟友......”

“曾有人类首领试图发动对精灵的战争,奇怪的是,再也没有人找得到黄金森林的入口......”

“此后再无人见过精灵踪迹,唯有一铁匠曾称在草丛中发现一个精灵婴儿......当他带着骑士回到此地时已不见婴儿踪影,大家一致认为这是铁匠的幻觉......”

书页翻动的声音,让她想起月桂叶沙沙的歌声。

那天,她听到它在唱“黄金森林”“贪婪的人类”“永远隔绝”的词汇,然后便因为这歌声被祭司发现并且立刻揪了出来。她被告知只有获得继承王位的资格才能进入禁地,因为这不仅涉及到精灵的过去,更关系到森林的未来。

她加快进度来到这本书的最后一页,末尾是一段歌谣:

圣剑被封于石中,

大法师消失在无人处,

小精灵隐藏于森林。

这是一个平安夜,

钟声敲响十二下,

太阳沉入西海中安眠。

艾琳一字一句地念完,还没有领悟到它的意思时,文字却全部从纸上浮起,暗金的笔迹剧烈颤动着,仿佛拥有了生命。

正当她准备揉揉眼睛再仔细看时,很远的地方传来了严肃的脚步声。艾琳手中的书“啪”地掉在地上。她只来得及把答应安琪拉的那本《石中剑之谜》拿下来,迅速飞到大门后,趁骑士不注意时从门缝溜了出去。

她要把那本书交给安琪拉,以换得她加入圣殿小分队的承诺。

古怪的歌谣仍在脑海里盘旋,艾琳决定下次要再回来看看。

守门骑士走进来巡视一圈,并没有发现入侵者,只有一本厚厚的书籍从书架上掉了下来,翻开的那页上写着一段歌谣:

石中剑重现世间,

大法师伪装归来,

小精灵飞出森林。

她是一缕无法预测的光,

构成这个明暗交织的时刻。

海水已经沸腾,

太阳正在醒来,

只有森林仍在沉睡。

这本书似乎很古老了,但暗金的字迹新鲜得像是刚写上去,令骑士忍不住赞美古籍保存魔法之精妙。

他的年纪太轻,并不清楚这首歌谣原本的唱词,也就更无从知晓它的含义。

他只是搬来梯子,将这本书重新放回了最高的位置。

使命

海风裹挟着盐粒吹拂在面庞上,艾琳舔了舔嘴角,尝到混着着咸腥与淡淡玫瑰香气的味道。她为这从未有过的体验着了迷,又仔细品味了一会儿。

大海就在不远处。她转身招呼同行的两人,然后加速向前飞去,脚上已经忍不住踏上回旋的舞步。

不久前,在红头发小法师提议、艾琳的极力附议和骑士团团长的少数服从多数的情形下,三人踏上了以“圣殿小分队“为名的冒险之旅。所谓“冒险”也只是对于艾琳的而言,团长同意加入是因为今年轮到他执行各地守卫与调查的骑士团任务,而小法师呢,则乐于随时在团长身边添上点麻烦,顺便以逗弄这个小精灵为新的人生乐趣。

此次他们的目的地是毗邻圣殿的海边城邦,这里前不久刚刚遭遇了数次海难的洗礼,甚至有海盗大摇大摆地登陆,入侵了贵族的庄园。

这些名词对于一个走出森林不久的小精灵来说还太过复杂,艾琳并不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于是当她飞到海边,看到拿着玫瑰的剑士正在准备远渡的巨大航船时,除了被剑士的美丽震惊了一瞬外,心中便只有一个想法——

她也想坐上那个大家伙,去大海深处看看。

艾琳自然地提出这个建议并被随后赶到的二人一致否决。他们向剑士致以圣殿的敬意连同抱歉,认真讨论起“海难根源”等话题,只有艾琳仍然不甘心地望着码头。

“如果真的想登上我的船,那么就在天黑前回到这里,告诉我,你用以指引远航的使命。”剑士望着艾琳说。

“使命”也是一个新鲜的词汇。

艾琳似懂非懂,假以一副大人考验小孩的模样去询问小法师。

小法师回答她人人都有使命,她所追寻的就是守护团长和他的剑。

但是她嘴角露出的坏笑让这段话看起来不是那么可信,于是艾琳又把问题交给团长。

“使命就是命运交予你的誓约,也是你所前往的终点。”

他的神情认真而庄重。譬如命运指引他来到圣殿。他选择了拔出尘封已久的圣剑,便是与命运定下契约——永远继承这份荣光,在有生之年守护圣殿的和平。

“但我逃出来了。”艾琳小声嘟囔着,“我想我的使命应该是老老实实在森林里当公主。”

“那个使命属于你的祖辈。”团长罕见地说了句玩笑话,“你年纪太小,签契约的队伍还没有排到你。”

艾琳还想去问城邦中的其他贵族,也就是剑士的其他的兄弟姐妹们,被团长阻止了。他说有些人天生便被命运所抛弃。

黄昏临近,艾琳仍没有思考出如何回答剑士的问题。

自从告别森林,她便在不停地告别一个又一个地方,前往新的理想乡。她的心中,有月桂、有阳光、有蜂蜜、有风......有更自由的天地,更多变的舞蹈,更危险的冒险,却并不存在一个终点。

她试着飞到海上,路程越长,海的颜色越深,正是她一贯喜爱的危险的样子。

巨大的漩涡扬起的风浪,打湿了精灵的翅膀。摇摇欲坠中,艾琳不自觉地跳起了一支属于精灵的舞蹈。它代表着守护、和平与祝福,每一个动作与节拍都充满了凝重与优雅。这是她曾经日复一日重复的训练,也是她离开家后第一次触碰它。

月桂叶随着舞蹈散发出金色的光辉,以温柔的姿态环绕在她身旁。

在精灵的世界里,风浪短暂地平息了。

艾琳最终没有选择远航。

她与剑士告别,为她的旅程又跳了一次精灵的祝福之舞,并从中再次确认了答案——自己的使命一定在森林所在的这片土地上,无论它到底是什么。

“再见,艾琳。”登船前,女剑士对她说,“愿你以勇气找到自己的使命。”

“我会找到它的!”艾琳在空中高挥着手臂。

或许它就藏在未来的某段冒险中,静静地等待着她。

——“那么现在,继续出发吧!”

历史上的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