萤火之旅

桑启

  • 生存能力
  • 攻击伤害
  • 技能效果
  • 上手难度

技能介绍

萤火庇护冷却值:消耗:

桑启的普攻除了近战造成伤害外,会额外召唤一颗萤火虫攻击当前目标。桑启所有技能召唤的萤火虫,对敌人造成相同的魔法伤害并使其显形3秒,对友方英雄回复相同的生命值。 桑启周围没有敌人时,普攻将召唤萤火虫为周围血量最低的友方英雄回复生命值。 桑启周围没有单位并处于脱战时,普攻将转化为蓄力,蓄力将为自己缓慢回复生命值,不会被队友和敌人打断。

桑木为引冷却值:10/9.8/9.6消耗:60/65/70

桑启引导萤火之力,短暂延迟后向指定方向上的敌人造成魔法伤害和1秒击飞,为范围内的友方英雄回复生命值。被【萤火之力】强化的1技能将迸发更强大的力量,将召唤萤火虫向命中英雄中血量最低的目标进行飞行(包括敌方英雄和友方英雄),对一个英雄最多飞出5颗萤火虫,当命中的英雄存在敌人和友军时,萤火虫将平分,萤火虫飞出后【萤火之力】消耗相应层数。 【萤火之力】:桑启每隔1.5秒获得一颗萤火虫强化自身,最多叠加9层。

乘风启程冷却值:0.5秒 储存时间:13-0.5/lv消耗:60/70/80

桑启鼓动披风,向选定的草丛进行飞行,在飞行过程中每隔一段距离放置一颗萤火虫,萤火虫1秒后朝周围血量最低的英雄(包括敌方英雄和友方英雄)飞行,并获得2层【萤火之力】。该技能可充能3次。桑启身上连线的草丛,是2技能当前轻触的目标草丛。

萤火微光冷却值:24消耗:80/90/100

桑启在指定位置召唤【光之草丛】,6秒内可以释放第二段,向召唤的草丛进行飞行。 【光之草丛】:光之草丛被召唤出来1秒后,每隔1秒将向周围最多5名英雄发射萤火虫,每颗萤火虫造成50(+10%法术攻击)(+4%额外生命)法术伤害或治疗友方英雄50(+10%法术攻击)(+2%额外生命)点生命。敌方单位进入光之草丛会暴露视野。光之草丛在快消失时不产生萤火虫。光之草丛消失后,将转化为普通草丛留存30秒。

冷却值:消耗:

铭文搭配建议

Tips:增加最大生命,提供更多治疗与伤害

技能加点建议

主升火焰三尖枪

技能1

副升混天绫.束

技能2

召唤师技能闪现/斩杀

英雄关系

  • 最佳搭档
  • 压制英雄
  • 被压制英雄
最佳搭档

持续给射手提供治疗

持续给射手提供治疗

压制英雄

持续治疗减少POKE带来的伤害

持续治疗减少POKE带来的伤害

被压制英雄

减回复

高爆发回不过来

出装建议

  • 推荐出装一
  • 推荐出装二

Tips:治疗装

Tips:承伤装

英雄攻略

更多
英雄故事

桑启出生于与世隔绝的鸣沙之谷,和其他族人一样,他从小就在萤火祖树下,听着族人讲述外面的故事长大,但有一天,先祖留下的故事都已讲完,鸣沙再不能听到新的故事,族人失落极了。

为了将新的故事带回家乡,他带上先祖的故事书和父亲送的木剑,偷偷穿过了从未有人闯过的石林迷阵,来到了“外面”的世界。

第一次见到广阔的云中漠地,桑启开心极了,他行走在云中诸国,记下了许多有趣的故事,他要将它们一一带回家,还只身前往千窟城,因为那里记载着文明长河中的无数故事。

但他误入千窟壁画,等再次出来时,外界已过去数百年,曾经繁盛绿洲已成荒漠,桑启想要回家。

在伽罗和兰陵王的帮助下,他历尽艰辛,终于回到了家乡,却发现家乡已在岁月的长河中消逝,曾经欢声笑语的鸣沙之谷,如今只剩一片残垣,就连族人心中永远繁盛的萤火祖树,也已枯萎。

桑启感到难过,泪水盈满双眼,但他没有陷在悲伤中,而是学着父亲的样子,在枯萎的萤火祖树下,缓缓地讲述他收集的新故事。

点点萤火自枯萎的树干中出现,它们环绕桑启飞舞,桑启仿佛再次置身鸣沙的夏至之夜,满山的城民围树而坐,身为族长的父亲站在中间,在族人期盼地注视中,翻开故事书,柔缓地讲述又一篇新故事,萤火在人群中飞舞,有若漫天星河洒落。

鸣沙的人相信,萤火是故人的化身,也是地上的星星。

只见萤火飞入祖桑木剑,凝成一把熠熠生辉的光剑,藏在其中的种子被洒在途中,光剑照耀下,一株新的树苗正茁壮成长。

桑启终于懂了,原来这便是父亲所说的“希望之剑”,他擦干眼泪,笑着对担忧的伙伴说:“没关系,我知道,鸣沙还在这里”。

祖桑的种子被种在鸣沙,终有一天,他会再次长成参天大树,庇护新的鸣沙之谷。

而希望的种子,则被种在了心里,桑启相信,鸣沙不会消失,他会带着故人化身的萤火,一起去遨游这个广阔的天地,去记下更多有趣的故事。

我们总会经历失去,真正的勇敢,不是不再害怕,而是就算心中害怕,仍能勇敢前行。桑启与过去勇敢告别,并怀揣希望,继续向新的远方出发。

“远游山川,星河在天”。

鸣沙之梦

唤醒桑启的是清脆悦耳的啼鸣,阳光从窗外照进房间,生活在鸣沙之谷的人们,又开始了一天的劳作。

桑启穿戴整齐,向外走去,沿路遇到清扫的王婆,修缮的张叔,插花的花影姐姐,提着箩筐送菜的方大哥,大家都笑着和桑启打招呼。

穿过王殿的走廊,干净的院落,最后走入香樟树林,就是鸣沙祖树的所在。今天是桑启十岁的生日,他很开心,每个人路过的族人,都可以看到他脸上欢快的笑容。

这是他从小长大的家园,王殿在山谷的中心,族人环绕王殿而居,小河从山间流下,沿东穿谷而过,没入地下。

一片香樟环绕之中,鸣沙祖树前,父亲和母亲早已等在那里,正笑着望着他。

“阿启,你也该有属于自己的木剑”,父亲拿出早已准备好的木剑递给桑启,桑启甚至还能闻到,木剑上散发着清新的树香,那是父亲用祖桑神木的树枝,一刀一刀,亲自雕琢而成。

桑启举着木剑,来回地看,他高兴得手舞足蹈,“太好了,我也有自己的木剑了”。

母亲则摸了摸桑启的头,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披风,这是她用祖桑叶养出的蚕丝,亲自缝制而成的。

“晚上就是你的生辰夜了,歌谣可曾记熟了?”母亲温和的地提醒道。

“放心吧,母亲,我已经背过不下百遍了。”

“还有和萤火沟通的方法,晚上就要看你了。”父亲也摸了摸桑启的头,笑着说道。

“恩,我早就和他们成为很好的朋友了。”

……

入夜时分,族人们沿着萤火祖树围坐,今天,是他们最喜爱的王子桑启的生日,他们喜欢这个活泼单纯的孩子,随着桑启举起木剑,族人们手拉着手,围着篝火,缓缓地载歌载舞。

桑启被大家围在篝火中心,闭着眼,清脆的民谣响起,那是鸣沙族人世代传唱的歌谣,象征着和平和美好,大家跟着他一起哼唱。

在桑启很小的时候,母亲就常在他耳边哼唱着这个旋律,就像摇篮曲一样,每当桑启听到这个声音,很快便能安然入睡,后来,他开始听族人们讲各种有趣的故事,父亲和母亲还教他如何用哼唱的方式将故事唱出来。

今天,他们唱的是鸣沙一族刚来到这里时,先王所作的歌。

离家千里的旅人啊

战火烧遍了我们的家乡

但我知道

争端并非你们本意

只是被风沙暂时遮住了眼

待到繁星升起

一切就会重回宁静

就像这世外的山谷

终将在欢声笑语中新生

族人们一遍遍哼唱,那是他们对和平美好的向往,对穿越石林,找到鸣沙之谷的先辈的感谢,对鸣沙之谷的感谢。

萤火环绕桑启飞舞,歌声毕,桑启睁开了眼,笑着和它们玩了起来,越来越多的萤火从祖树上飞出,包围着桑启,突然,萤火将他托了起来,族人们目光早就集中在了他的身上,他们眼中带着对桑启温暖的爱,正笑着看着这一切。

桑启向前往飞去,父亲和母亲正站在前方等着他,二人慈爱地看着桑启,眼中满是鼓励,桑启在父母的注视下,不再摇摇晃晃,他张开披风,擦身穿过父母,向人群外飞去。

“太好了,我会飞了!”人群之外,回荡着桑启开心的笑声。

……

“阿嚏”,风声回荡的空旷石林里,突然响起一个少年的声音,桑启揉了揉鼻子,睁开惺忪的双眼,一片落叶正盖在脸上,他靠着石林迷阵的石柱,在草地上睡了一宿。

昨夜,他梦到了几年前自己生辰时的情形,族人和父母笑容仿佛仍在眼前,他想起自己为了寻找新的故事,而孤身一人离开家乡。

书上说,石林迷阵是隔绝鸣沙内外的禁地,凡是闯入之人,都会永远地迷失其中。

但不知道为什么,桑启一点也没感觉到迷失,第一次见到石林迷阵时,他的眼中只有好奇,那是先祖故事书里留下的最后几个故事,它详细地记载了族人如何因躲避战乱而来到这里,又如何在萤火的指引下穿过石林迷阵,在濒临绝境之时找到了鸣沙之谷。

他拿着故事书,一点一滴地对照着,寻找着先祖留下的痕迹,时不时还发出一声感叹:“原来这里就是萤火指引我们曾走过的道路。”

他完全不知道自己走向了何方,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在石林中的枯草上睡着了,他只记得最后的最后,自己似乎在梦里和萤火跑了一路,跑累了,就随便在一株树下抱着树叶入梦。

清晨的阳光洒向这座金黄色的石林,桑启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站起来眺望远方,他突然发现一片片绿洲和商道出现在自己眼前,还有骆驼和商队摇摇晃晃地在上面行走。

原来不知不觉间,自己就已走出了石林。

桑启来不及思考这个问题,他只是感到由衷的开心,那是在鸣沙之外,他第一次见到这个广阔的天地,他心心念念的外面的故事。

桑启举起故事书,高兴地向石林外跑去。

“云中漠地,我来了,我一定会将新的故事,带回家乡。”

篝火夜谈

火堆里的木柴噼啪啦地烧着,清澈的少年拿着一本故事书,正有声有色地讲述他过去的旅途。

戴着面具的男子坐在他旁边,时不时往火堆中添加柴火,另一边则坐着一个知性的年轻女子,戴着面纱,正静静听少年讲述。

这是一个归家旅途中的普通夜晚,漫天星斗垂落,绵绵黄沙无边,桑启和兰陵王伽罗,正在某个驿站旁,围着篝火,轻声交谈。

周边还有零散的商队,也在进行各自的闲聊,有爽朗者,不时发出一声大笑,有多才多艺者,偶尔唱起几声故乡的小调。

长相清秀的少女正端着茶水请客人们享用,驿站里的厨子正忙着准备今天的烤肉。

“都是些几百年前的故事,书中之人,早已不在。”

桑启刚讲完一个焉其王举行开春大典的故事,兰陵王盯着跳动的火苗,淡淡地说道。

“所以我想把他们记下来。”

“故事总会消失。”

“记在书里的故事,就不会。”

兰陵王站了起来,指了指驿站,以及更远处的商道和沙漠,“云中与过去,已然不一样。”

“风景确实是不一样了,”桑启顺着兰陵王指的方向望去,“但现在,也藏着许多有趣的故事,就像这里,以前从未见过这样的驿站呢。”

伽罗柔声说:“这是由玉城人所修建,他庇护了来往的旅人,让外面的风沙不再可怕,就像沙漠中的丝线,将散落如珠的旅人串在了一起。”

“快看,周围的大伙们,也在分享他们一路走来的故事呢。”桑启看着不远处正高举大碗的商客说道。

“当大家开始讲述自己故事的时候,关系也在一点点变近。”伽罗脸上浮现了笑容。

“曾经的焉其,何尝不是如此,真王陨落之后,它将周边诸国连成一片,结束了方圆百里百年来的混乱,人们迎来安居,大家变得亲近,像这样有趣的故事,每天都在各地发生。”一个爽朗的笑声从身后传来。

原来不知何时,出店招呼客人的老板娘也来到了他们身旁,这是一个虽见过诸多风霜,却依然风韵犹存的女子。

但她本喜悦的话语却突然一转,泛起淡淡忧伤。“只是云中的城邦,却总逃不过毁灭的命运,真王陨落时划下的伤痕,仿佛成了这片大地上永远的诅咒。”

老板娘将烤饼放在他们身旁,继续说道:“先辈们曾试图打破它,失败了,云中再次回到了曾经的混乱,甚至更胜往昔,商道的来客们,也可见的少了。”

“但这不是我们的未来,也不是我们希望的云中,总有一天,这片总是动荡的土地能获得平静,新的生机,会在这荒芜的沙漠中继续生长。”伽罗柔声说道。

“一定会的,你看千窟,不也从大火中醒来了。”桑启认真地说道。

“不如我给大家讲讲云中充满生机时的样子吧。”

“哦,那我可要好好听听。”老板娘看着桑启,又爽朗一笑,她也坐在了三人旁边,方才的忧伤似乎烟消云散。

大家都坐了下来,桑启打开了新的一页,开始讲述过去的云中诸国。

那时的云中,总能看到绵延不断的驼队,随处可见的绿洲和城邦,人们脸上也总带着笑容,每个城邦都有自己的特色文化与风光,各自茁壮地在这片土地上生长。

桑启总是为生活在那里的人和事而惊叹。

随着故事的讲述,过去的云中的繁华热闹被一点点揭开,桑启轻柔的话语,在众人耳边响起。“印象最深刻的,还是云中三年一度的商贸集会,我见到的那一年,正是由碎月城举办。” “记得那一日,整个商道上尽是赶往碎月的商队,他们就像沙漠中五颜六色的一条条丝线,不断跳动着迤逦着汇向碎月,最后编织成了一朵最美丽的烟花,在碎月城夺目绽放,经数月而不熄……”

“真想去看看啊!”不知何时,远方的商客也被吸引了过来,发出向往的感叹。

“现在的云中,确实冷清了些,就好像一个活泼的少年,突然睡着了。”送茶水的少女不知何时也伫立在了旁边。

“父亲说,睡觉是为了休养,等睡着的人再次醒来,会变得更充满活力。”桑启接过他们的话。

“如果醒后故人皆已不见?”兰陵王看向桑启。

“鸣沙的人相信,人故去之后,会化成萤火回到祖树上,他们,会一直在的。”

伽罗想要打断兰陵王,但抬起的手仍是放了下来,她知道,对于数百年后再次回到家乡,桑启需要做好准备。

“但有些东西总会消失,就像焉其,曾繁盛如星河,如今也只剩下一片废墟,过去的东西,永远都不会再回来了。”

“没关系,过去的没了,那我们就再建一个新的。”桑启合上书本,认真地说道。

“你看,这周围的驿站,也是几百年后的人,重新建造的。”

周围的商民们,都因为桑启这话而陷入了思索,桑启抬起头,发现此地所有的旅客,被他的故事吸引,不知不觉间,全都围了过来。

云中的人,都在期盼一场复兴,但复兴不是回到过去,应当是,一次新的开始。

桑启指着远方,笑着对大家说,“看,那就是鸣沙的方向,父亲说过,不要害怕迷失方向,星星会照亮我们的归途,而萤火,就是地上的星星。”

“我们的归途,正在被点亮。”桑启引导着附近飞来的光。

“诸位客人们,烤肉弄好了。”远方传来老板娘豪爽的呼唤,不知何时她已从热闹的人群中离开。

聚集的人群开始散开,大伙方才从桑启故事中抽离,桑启也站了起来,高兴地对兰陵王和伽罗说道:“你们等等我,我也去拿些烤肉回来。”

兰陵王又添了一把柴火,火光照耀之下,他看向桑启的眼神仿佛更柔和了一些。

“阿启比我们想象中,要坚强许多呢。”伽罗起身,也向桑启离去的方向走去。

宁静的夜,热闹的人,这云中西南的驿站,今夜旅人笑声如歌,彷如明珠般闪闪发光。

历史上的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