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剑士

夏洛特

  • 生存能力
  • 攻击伤害
  • 技能效果
  • 上手难度
王者荣耀首页 > 英雄介绍 >

技能介绍

七星光芒剑冷却值:0消耗:0

夏洛特任意技能命中敌人后,会将下一次释放的其他技能强化为追加技,并获得一层印记,持续4秒。叠满三层印记后普攻将强化为追加技【七星光芒剑】,追击锁定敌人,连续七次造成物理伤害和减速(最高叠加7层),最后一段额外造成已损生命15%的斩杀伤害,释放期间获得35%免伤。 存在追加技时,普攻会额外造成20%的伤害;使用任意追加技都可以对敌人附带伤残效果,造成攻速下降,上限7层。

迅光三角剑冷却值:8/7.8/7.6/7.4/7.2/7消耗:0

起手技:短暂延迟后,夏洛特向指定方向释放迅光三角剑,对路径上的敌人造成物理伤害,命中后增加持续衰减的移动速度。 追加技:夏洛特向指定方向迅速释放迅光三角剑,对路径上的敌人造成更高的物理伤害,命中后增加持续衰减的移动速度。迅光三角剑每命中一个英雄回复5%已损生命,命中非英雄单位的回复量会衰减为40%。

前进喷泉冷却值:3/2.8/2.6/2.4/2.2/2消耗:0

起手技:夏洛特向指定方向冲刺,同时快速刺击,每段造成物理伤害和减速,同时恢复造成伤害的50%生命。 追加技:夏洛特向指定方向冲刺,同时迅速刺击六次,冷却时间减少。每段造成物理伤害和减速,同时恢复造成伤害的50%生命 。

破空光剑冷却值:18/15.5/13消耗:0

起手技:夏洛特迅速画出七道剑痕,每道剑痕造成物理伤害和减速,从第二道剑痕开始将只造成30%伤害。技能释放期间处于霸体状态,并获得35%免伤; 追加技:夏洛特迅速画出七道剑痕,每道剑痕造成物理伤害和减速,从第二道剑痕开始将只造成30%伤害。剑痕成形后发出破空光剑,对中心范围内敌人再次造成同等伤害并击飞0.75秒。技能释放期间处于霸体状态,并获得30%免伤。

冷却值:消耗:

铭文搭配建议

Tips:提高生存能力,团战中迅捷突进,游走自由

技能加点建议

主升火焰三尖枪

技能1

副升混天绫.束

技能2

召唤师技能闪现/斩杀

英雄关系

  • 最佳搭档
  • 压制英雄
  • 被压制英雄
最佳搭档

提供控制和坦度,为夏洛特的技能增大命中概率并提供有效承伤

提供控制和爆发,为夏洛特的技能增大命中概率,并制造低血量目标

压制英雄

缺乏爆发性输出,攻速下降对于依赖普攻的老夫子来说也非常致命

攻速对于后裔输出的影响较大,缺乏位移也让夏洛特的命中机会得以增大

被压制英雄

灵活性极佳的公孙离可以极大的降低夏洛特技能的命中率,削弱她在战场上的能力

开启大招后的铠具有格挡状态,能够有效克制夏洛特的多段伤害

出装建议

  • 推荐出装一
  • 推荐出装二

Tips:中期提高生存能力,并适当补充输出;后期半肉输出,迅捷突进,游离自如。

Tips:中期堆叠冷却,提高技能衔接速度,利用七星光芒剑收割敌人。后期偏输出向出装,找准时机切入战场,利用七星光芒剑收割敌人。

英雄攻略

更多
英雄故事

夏洛特是日落海久负盛名的贵族家族中,最为优秀的继承者。

她以精湛无匹的剑术,在过往所有贵族间的战斗中,毫无悬念地赢取胜利,并将火焰样的红玫瑰留给败者,作为优雅的结束礼。

她无比珍视家族先辈们建立的荣誉,他们曾凭借卓绝勇气和毅力,从骇浪惊涛中开辟出今日的领地,又在无数次城邦之间错综复杂的争斗、海盗侵扰沿海地区的战斗中,积累了属于家族的世代荣光。

但厄运却在某一天突然降临——受家族指派的航船尽皆殒没在去往东风海域的路上,连续的海难事件对家族声誉造成重创,不安和怀疑在失去亲人和生活倚仗的平民中掀起巨浪,大批曾因美德和荣誉追随家族的骑士离去。趁此纠集的海盗再度侵袭,家族在与海盗的战斗中落败,恶犬们占据了曾属于贵族的庄园,家族其他成员决定以缴纳赎金的方式挽回所剩无多的贵族声望。

在残酷屈辱的协议达成之前,夏洛特再度迎战,最终在英勇战斗中痛击海盗。但造成一切混乱的危机源头仍未明了,为了捍卫属于家族的骄傲和荣光,她决定动身前往扶桑查清真相。

前夜

在夏洛特曾经历的故事里,有一个是关于女巫的。

女巫出现在城邦的时候裹着肮脏的衣服,负着一只谁也不知道装了什么东西的布囊,面上只显露一双狭长却有神的眼睛,刺得朝她走去的人都只得回避。后来商人和平民们联名控诉,前者说女巫偷盗财物藏在布囊,后者说女巫用布囊里的毒物伤人。

在关于是否驱逐女巫的贵族决议中,夏洛特投了否决票,认为至少要查清她的布囊里到底装了什么。但为了稳妥地解决这桩小事,彰显贵族的公义和权威,家族中的其他人都一力达成了立刻驱逐的决议。

但在这样一个冗长夏夜的梦里,夏洛特无端回想起这个故事最后的片段——怪女巫被毫无尊严地驱离前,用比眼睛还刺人的恶毒话语,诅咒每个在场者遭受和她一样的苦难。

她的脏衣服下摆爬满海水干结后的盐巴印,手臂上不知道有多少种伤口结成的痂,更可怕的是她显然没有一丝丝,在精神层面的依靠了。

在场者的目光都有些恐惧,没有人想沦落到连信仰都能放弃的可怕地步,尤其在贵族间,失掉荣誉是比失掉性命还要痛苦的事。他们不靠面包活着,靠相信一种始终充盈在内心、无论何时何地都能为此战斗的信念活着。

而在今天,在天亮之后,这种苦难就要降临到她的家族头上了。

他们将永远失去曾拥有的一切荣光,即使物质生活不会发生太大的改变——前提是,其他人能因为这个骄傲的家族,为换取城邦的平静向海盗缴纳赎金……而忘掉他们在沉船事件上的无能。

毕竟那些占据了近海地区的恶匪们,在闯入贵族庄园的头一天,就将里面糟蹋得恶臭不堪。他们甚至当着所有人的面,用珍贵的金器戏弄他们绑来的奴隶,玩着下流的驯犬游戏。而那是只在她父亲接过家族权柄的重要时刻才会使用的东西。

现在,她的家族,就是要向这样一群流氓恶匪缴纳换取暂时平静的赎金。协议地点在他们靠近里海的船旁。这群人会站在整装齐备的船上,用比看奴隶更恶劣的眼神打量她家族的人。

在家族关于是否缴纳赎金的决议中,夏洛特携剑前往,主张与恶徒战斗到底。但又一次,为了所剩无多的贵族声望,大半的票数被家族其他人投向了耻辱妥协。只不过明天,毫无尊严的判决对象,是他们自己。

计时钟在今夜第三次报时。从那个梦里惊醒后,夏洛特就一直站在朝向海边的窗前擦拭佩剑。事实上,随着她的剑术日益精进,她已经很久没有在战斗中尝过失败,更遑论在一场必然而至的战斗前逃开。

这群海盗在占据贵族庄园后,除了可糟蹋取乐的,其他都运上了泊在里海的大船,他们有一些鬣狗的警觉,不会轻易住入贵族的庄园。但或许是因为明天协议就会达成,大笔赎金就会奉上,里海的船只在火焰和酒液的狂欢后陷入沉寂。

剑柄刮落了草叶上才凝出的露水,视野里出现了更多羊齿植物,微腥的海风吹散她的金发,海就在近处。唯一能阻止残酷现实到来的,是一场更为残酷的战斗,而她已做好准备,对命运全力还击。

“优雅地结束吧。”

飓风

被石化贝壳覆盖的船身,在海波里起伏隐现,这是夏洛特登船的第三天。

此前,受家族指派前往东方的航船,有八艘在东风海域沉没,连续的海难事件引起极大骚乱。失踪船员亲属与调查人员闹得不可开交,利益受损的大商人们联合向贵族施压,大批曾因美德和荣誉追随家族的骑士离去。

数日前击退入侵的海盗后,夏洛特决心去往遥远的东风海域,找出隐没的真相。

咸腥的海浪翻涌起来,不断推开又打散水上的浮沫,连日来缀在船尾的一群海鸟不知何时都飞离了,只在他们头顶上飞出一个又一个弧状。海天之间,云层呈现出浓稠绮丽的异状,在乌黑彻底翻涌上来前,回荡起雷鸣样的声响。

夏洛特留心到这种异样时,载着大船的浪已迅速湍猛起来。

两天前的夜里。驶了数日的黑暗海域突然被成片闪烁的蓝紫光点照亮,船上的乘客都涌到甲板去看仿佛银河倒映的景象。不知是谁提起一则日落海盛行的恐怖传言:凡死在大海上的人,灵魂落入深海,就永远无法安息。夜航的船只如果在海上看到鬼魂样的光,那就预示着……

“——飓风来了!”

大副的呼声被巨浪拍落在船上,周遭的水汽由看不见的力量抽取着,连水面都被拧成狰狞的漩涡。夏洛特扶剑站定。在这个窄舱里,有比飓风更急迫的危险。

急于求生的人群、趁乱抢夺的恶棍,船舱里的尖叫声、哭喊声,和外界要夺走一切的恐怖撞击声在逼仄的空间来回冲撞。负责封住货舱的船员,在阻拦恶徒时被刺中,身体和四散的货物一起倒在舱里,又被船身突然的剧烈颤动掀到了人群中。

人群爆发出更大的尖叫声,血和水混着的情形,将乘客中一位柔弱的男士吓昏了,但他昏过去前哀鸣的“是鬼魂……来要我们的命”又把这种恐惧扩散开来。

在不安引发出更大的灾祸前,夏洛特带着剑,站到了船舱既是出口又是入口的地方,这样一来,她背后是飓风是骇浪,面前不知是恶徒还是恶鬼。但她只用一双坚定自信的眼睛,和比目光还锐利的剑,对着船舱里所有人。

即使,在登上这艘船之前,像这样的飓风,她也只在家族记载的历史中有所听闻。那是家族的先辈们,为了勇气和荣誉的使命,历尽风浪驶达彼岸。

现在,这种飓风骇浪又扑至夏洛特面前,而她负着同样事关勇气和荣誉的使命。在这片大海里,八艘家乡的航船和船员一起永眠深海,她正是为了这些无法躺进故乡坟冢的人而来。

为首的恶徒被一剑刺穿臂膀,船舱彻底安静下来,最后的光都聚在夏洛特手中的玫瑰上。远行前,她带上玫瑰和剑,坚信将要经历的挑战仍会以属于她的胜利结束。

“——调整航向!——全速驶离!”

不知何时,毁灭一切的力量和声响弱了下来,大船从飓风中险险避离。

风浪过去了。

历史上的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