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炮小子

蒙犽

  • 生存能力
  • 攻击伤害
  • 技能效果
  • 上手难度

技能介绍

炽热浑天冷却值:0消耗:0

蒙犽精通机关武器,每提升5%的攻击速度,增加自身1%的冷却缩减。普通攻击命中敌人时,增加自身5点炽怒值(暴击时增加10点)。当炽怒值达到最大时,蒙犽会进入兴奋状态。若无法持续获得炽怒值,炽怒值将持续衰减。 当处于兴奋状态:强化自身所有技能,并使狂轰火线和爆裂重炮冷却加快50%,每溢出1点炽怒值回复自身0~3(随英雄等级成长)(+1%物理加成)点生命

狂轰火线冷却值:8消耗:0

开启后,接下来5秒蒙犽会使用“浑天”持续扫射目标(需要持续按压,伤害可暴击),每颗子弹造成6/19/32/45/58/71(+33%物理加成)点物理伤害,扫射的时候可以释放其它技能以及移动,但是自身移动速度会降低50点。施法完毕后进入冷却状态。每次命中敌人增加5点炽怒值,暴击时增加10点。 强化:当能量达到最大时,子弹将具备贯穿效果,会对后续敌人造成50%的伤害

爆裂重炮冷却值:10/9.6/9.2/8.8/8.4/8秒消耗:0

蒙犽朝指定方向发射一枚重炮,对触碰的敌人造成150/165/180/195/210/225(+25%物理加成)点物理伤害并减速,持续2秒;重炮触碰敌人或者阻挡以及飞行到最远距离时将会发生爆炸,并分裂出5颗流星弹,流星弹可以在阻挡之间弹射,并对命中的第一个敌人造成300/330/360/390/420/450(+50%物理加成)点物理伤害并增加自身5点炽怒值,单个目标在1秒内被多颗流星弹命中时伤害衰减到25%。 强化:当能量处于最大状态时,分裂的流星弹数量增加至9颗

飞弹援袭冷却值:60消耗:0

蒙犽开始搜索周围的环境(按压释放,不断扩大搜索范围,最多搜索3秒,搜索过程中蒙犽增加50%移动速度),搜索范围内的敌人受到来自友军英雄的伤害时,会标记目标位置(整个搜索过程至多标记5个位置),搜索结束后将会朝标记位置发射导弹,导弹落地时将会对命中敌人造成350/425/500(+100%物理加成)点物理伤害(同一目标后续命中衰减50%)并增加自身10点炽怒值,蒙犽搜索完成后还会持续引导8秒,每秒至多引导1枚导弹(取消时会减少50%冷却时间)。 强化:后续导弹的引导的最小间隔时间减少至0.5秒

冷却值:消耗:

铭文搭配建议

Tips:技能型射手铭文,利用高穿透进行伤害压制

技能加点建议

主升火焰三尖枪

技能1

副升混天绫.束

技能2

召唤师技能闪现/斩杀

英雄关系

  • 最佳搭档
  • 压制英雄
  • 被压制英雄
最佳搭档

蒙犽需要很结实的前排顶住压力才能有空间自由输出

无位移的射手都需要一个可以信赖的鲁班大师保护

压制英雄

比起完全放弃了自保的蒙犽来说,鲁班七号在火力上还是相对的处于下风的

改版后的盾山无法承受蒙犽输出的高频火力会被快速的消耗掉能量

被压制英雄

蒙犽没有位移也没有反打的技能,面对爆发力高的刺客几乎只能依靠队友保护

多段的技能伤害会被铠大招格挡掉大部分,无法利用伤害压制这位峡谷刀王

出装建议

  • 推荐出装一
  • 推荐出装二

Tips:累积高额攻击力为1技能输出提供属性支持,没有自保能力的射手需要一件防御性装备增加容错

Tips:常规射手出装,利用攻速转冷却的特点获得高额冷却效果,做到输出无空挡,纯粹的火力压制流派

英雄攻略

更多
英雄故事

在将军府邸中长大的少年蒙犽,自幼熟读兵书,但往往有着别出心裁的解读,幼时偶遇的机关大师,更是启迪了他对机关武器的热情和天赋,令他在传统兵法之上,创新出各种另辟蹊径的战术。

然而,身为以秩序和规则闻名的玄雍大将——蒙恬将军之子,蒙犽的成长过程,始终伴随着遵循传统的父亲正统而严苛的教育,那些出其不意的见解,看在父亲的眼里,只是稚子的妄言,而倒腾的那些机关枪炮,同样被视作孩童的把戏。虽然蒙犽内心深处一直渴望像父亲一样,成为一名真正的玄雍勇士,但随着逐渐长大,与父亲理念不合的他,始终得不到理解和认同,愈加对所有的教条与秩序深感不满,脾性也愈加叛逆。当父亲因为蒙犽又一次在兵书上“胡乱涂鸦”,派家丁收走了他那些机关物什以示惩戒后,蒙犽一怒之下终于决定背上仅剩的一堆炮膛武器,拎着最心爱的机关铳“浑天”独自前往稷下,他要去往王者大陆这座智慧与知识的最高学府修习,待到来日重回玄雍,再向父亲证明自己。

稷下这个高度包容的学院,果然没让蒙犽失望,他的暴脾气借由与常理完全相悖的“痛快的正确作战法”和对机关枪炮的天赋,拿到了一些“胜利”,更是意外地在归虚梦演比赛中,收获了“星之队”伙伴以及来自伙伴们的认可。尽管从小的叛逆乖张,让他难免时常与别人擦枪走火,一言不合便轰炮的性格,让他在稷下学子中也是数一数二出了名的“不好惹”,但天赋和理想,终会将他指引向一条属于自己的成长之路……

“犬子”的出离

长着黑白分明头发的少年蒙犽,被再次勒令站在书桌前,桌案上,置放着一本已被尽数涂改的《孙子兵法》,还在长个儿的少年紧攥着拳头,脑袋偏向窗外,不屑的咬着嘴唇,眼神倔强而不甘……

少年跟前,如山峰般笔直伫立着的,是那位在整个玄雍,乃至逐鹿大地赫赫有名的大将——蒙恬,一位身经百战,靠着严苛治军和排兵布阵,深得君主器重的国之栋梁。他,也是眼前这个十多岁叛逆少年的父亲。

“这是第二十七本被你擅自涂改过的兵书。”将军的声音沉稳而浑厚。

“……”蒙犽默不作声,脑袋依旧别向窗外,不屑地望向远处院子里父亲正在井然有序训练着的侍卫兵阵列,而这一切看在蒙犽眼里却毫无新意……

“ 兵书云‘险形者,我先居之,必居高阳以待敌’(翻译:在险要之地,如我方先占领,要占据地势高而向阳开阔的地方侍击敌人),为何要擅自涂改?”父亲平缓的语气质问到。

谈到兵法,少年嘀溜转过脑袋,冲父亲不服气地吼道“兵书所言差矣!你都占领了开阔高地,敌人搞不好就不跟你打了!换做是我,我会反其道而行之,选择埋伏隐蔽在险要又狭窄的地方,充分借助地形……“少年滔滔不绝:“再配合我的机关炮‘浑天‘会拐弯的子弹,嗖嗖嗖一定让敌人……”

胡闹!兵书乃前人百战之精髓,反复操戈所得, “父亲不容置喙的语气,生生打断了蒙犽:” 你尚年幼,需潜心研读经典,方能学为所用,休得稚子般玩笑把戏!

“稚子!稚子!!!在你眼里,我永远是个对兵法一窍不通的小毛孩儿么?!你那些陈旧的教条里,就容不下任何新点子么”蒙犽用力将攥紧的拳头砸向桌案:“你敢让我上战场,我一定……”

胡闹!”将军沉静却威严,再次打断儿子:“战场岂当儿戏,若想有朝一日成为玄雍合格的将士,没有捷径,只能勤勉用心钻研典籍,历经时间和实践沉淀的经典,才是致胜的不二法门……”

“够了!!!谁要成为像你这样一成不变、古板的——大人!!!”少年的愤怒,仿佛要把将军府的屋顶掀翻,眼里暴跳的星子快被点燃。

将军平静地看着炸毛的儿子,淡然教诲到“喜怒无常,乃用兵大忌;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你且回房面壁思过吧。”

蒙犽咬牙切齿,摔门而出,一个踉跄,差点被院子里父亲最爱的几盆玉兰绊倒在地。憋了一肚子火的少年,抬手举起机关铳便向摆放得整整齐齐的玉兰突突扫射一通,愤然离去,残损的花瓣和叶子,乱糟糟飞舞到空中,又落到灰石台上,像是少年又一次被碾碎的自尊。

无规矩,不成方圆。 “统率千军万马的将军,面对这野马般难驯的唯一儿子,再一次陷入了沉思……

后院屋顶,自蒙犽幼时起,便是他每每与父亲冲撞后,独自来发呆的地儿。

玄雍残阳的余晖洒在瓦楞上,几声短促的口哨后,被他自幼唤作“无拘“的白羽之鹰,从空中飞速盘旋而来,落在蒙犽肩头,白鹰收起锐利的眼神和锋刃的爪子,用毛茸茸的脑袋,轻蹭少年的脸颊。少年抚摸着已经长大的白鹰矫健的双翼,和雪白的羽毛,眼中的暴躁,逐渐化为孩童般的温和——“无拘”是他幼时不顾父亲责骂,坚持救回的生命……

“古人云:‘业精于勤,荒于嬉’,正值勤学苦读扎实根基的年纪,这些旁的会分散你的精力……”父亲的训斥犹在耳畔,而记忆里,眼里噙着泪光,神情愤怒的孩童,仍旧死死护住怀里受伤的雏鸟,决不妥协分毫……

同样不妥协的,还有打小对那些五花八门机关枪炮的热爱,无论何种机关武器,到了蒙犽手里,保准会变成威力生猛的“杀手锏”,那是专属于少年的异禀天赋。尤其常伴手里那把被蒙犽命名为“浑天”的机关铳,那是他模仿小时候见过的一位机关大师,像模像样制成的,在他手里百发百中,弹无虚射。

而这些东西,在父亲那儿,比起正统的兵书和务实的阵法,永远是不入流的“玩具”,玩物丧志的罪魁……

屋顶的风刀子般呼呼刮来,玄雍的风永远这么严酷,生疼。蒙犽真不明白,这个令玄雍百姓顶礼爱戴,令敌人闻风丧胆的蒙大将军,生养自己的父亲,为何总与自己针锋相对,打从记事开始,父亲似乎就只在意那些一板一眼的兵书和兵法,无论是自己每次独创的战术还是引以为豪的机关枪炮,在父亲眼里,都是离经叛道的荒唐。自己的屡屡冲撞,换来的每每是苛刻的训斥和教导,甚至严厉的惩罚……生性暴躁的少年愈加叛逆乖张起来。

屋顶上仰躺着窝火的蒙犽,越想越愤懑不平,直到月亮爬上黑夜的帷幕,才从上面下来……

月光下,黑白短发的红衣少年,带着久未消散的怒气回到房间,环视这间从小到大的住所,爆裂的怒火又腾腾腾撺掇上来。这哪是居室,根本就是囚笼!——棱角分明、毫无美感的书桌,寝具,卧榻和柜子,被规矩至上的父亲要求总是一层不染……四面密不透风的书柜,被过于规整地放满了卷帙浩繁的兵书,《孙子》、《吴子》、《司马法》、《六韬》、《尉缭子》、《三略》……还有令人发指的严苛课表……凳子椅背刻意的直角,光看就叫人硌得生疼……还有正墙上父亲亲自提笔硕大的“戒“字,让蒙犽随时都想用”浑天“把它轰成两半……不对!,好像屋子里少了点什么?!

正当蒙犽怒气冲冲,对着满屋子闹心陈设四处搜罗,却始终找不到自己平日里倒腾的那堆机关物什时,几个家丁从庭院跑进屋内,上气不接下气地传话道:“少……少爷,蒙……蒙将军方才下命,已经将您……将您所有的机关武器全部锁起来,收走了,他说……他说……“

话音未落,蒙犽眼中迸发的火山喷涌而出,伸手便抓过传话的家丁,重重扔在地板上,随即愤恨地将屋里的东西统统推到,书架、毛笔、兵书四散得七零八落,蒙犽一边胡乱抓起地上的兵书咬牙切齿地扯成几半,一边咆哮到“受够了!都给我滚蛋吧!!!“家丁吓得慌忙逃走。

一怒之下,蒙犽将床底“侥幸”未被勒令收走的一堆机关炮膛,统统一股脑儿背在背上,两手拎起最心爱的机关铳“浑天“,冲向门口。这次,他没打算像过去一样问父亲认错讨要回被没收的机关,这次,他终于决定要彻底摆脱“家”这个“牢笼”。

忽然,蒙犽停住了脚步,抬眼间,是什么灼痛了少年怒气腾腾的眸子?原来是廊柱上父亲亲笔的题联 “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 ……蒙犽蹙了下眉头,沉思片刻,恨恨地深呼一口气,捡起扔到地上的毛笔,在某页残破兵书的末尾写下一行小字,终于,他头也不回的向府门外冷冽的月色中走去。

他要去稷下,据说那是王者大陆最具智慧和知识的存在,更重要的是,据说那里有真正的“无拘”和“自己告诉自己真理”的主张,蒙犽要去那儿寻找他渴望的认同和答案。

在那之前,“浑天”的几声炮响,曾划破过宁静的夜,很快劈里啪啦的暴戾又重归于宁静,这次遭殃的,是屋里那块大大的“戒“字牌匾,还有书架上一些兵书,还有那张从早到晚排满的密密麻麻的课表、还有……这大概是自幼叛逆的蒙犽少爷,在蒙氏大宅最后留下的纪念。

翌日清晨,当泰然自若的蒙恬将军站在满地狼藉的屋内,看到四处散乱而残破的兵书,还有书卷上长久以来被蒙犽涂涂改改的五花八门的内容时,再次陷入了沉思,但轩昂眉宇间,似乎也有一丝从未有过的疑惑。

玄雍早春,厉冽而严劲的晨风从门楣呼啸进屋内,翻动起残破兵书的折痕。

将军始终没能看到的是,某页书卷末了有行工整笃笔的小字—— “虎亲无犬子——待我归来!“

历史上的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