秩序统将

蒙恬

  • 生存能力
  • 攻击伤害
  • 技能效果
  • 上手难度

技能介绍

玄雍防线冷却值:0消耗:0

被动:蒙恬技能(盾击)命中敌方或在防御姿态期间所受到的伤害(计算忽略自身免伤)会成为兵势。蒙恬的蓄力猛击会附加20%兵势的物理伤害,蓄力时会增加兵势值,1.5秒内可以蓄满兵势,兵势盛极后的蓄力猛击还可额外造成20%伤害和已损生命值8%的回复。 防御姿态:蒙恬普攻会消耗所有兵势强化为蓄力猛击,造成40(+100%物理加成)点物理伤害,蓄力期间可减少20%来自正面的伤害、免疫控制效果并获得额外100%的兵势。如果蒙恬在此期间受到伤害,则会对前方目标造成90%减速效果,持续0.5秒。

方阵突刺冷却值:10消耗:0

蒙恬朝指定方向突刺冲锋,对路径上的敌人造成200/240/280/320/360/400(+70%物理加成)点物理伤害,在冲锋结束时会进行盾击击飞前方目标并增加大量兵势。冲锋期间可以使用以守为攻打断冲锋过程。 防御姿态:不再冲锋,不能击退敌方,但技能冷却时间获得大幅缩减,并且可以改变防御的朝向。

以守为攻冷却值:6消耗:0

蒙恬举盾踏步进入防御姿态,击退周围的敌人并造成100/120/140/160/180/200(+35%物理加成)点物理伤害。再次释放可解除防御姿态并增加50%移动速度持续1秒。 防御姿态:减少30%来自正面的伤害。

玄雍众将冷却值:40消耗:0

蒙恬召唤4名玄雍士兵跟随自身作战,持续20秒,士兵从四个方向一起冲向蒙恬,对路径上的敌人造成物理伤害并增加大量兵势。士兵誓死追随蒙恬将军,和蒙恬一起进行攻击和释放技能。玄雍士兵拥有自己的属性(受蒙恬各项属性加成)。再次释放该技能,蒙恬会指挥士兵进行阵型切换。切换方圆阵时蒙恬军可以额外减少来自正面的伤害。 防御姿态:玄雍士兵会和蒙恬一同进入防御姿态。

冷却值:消耗:0

铭文搭配建议

Tips:蒙恬整体来说还是偏战士方向,所以百穿隐匿是最常规也最适合的选择。既能利用百穿属性提升前中期的输出能力,又能凭借隐匿的移速加成更好的支援或开团。

技能加点建议

主升火焰三尖枪

技能1

副升混天绫.束

技能2

召唤师技能闪现/斩杀

英雄关系

  • 最佳搭档
  • 压制英雄
  • 被压制英雄
最佳搭档

鬼谷子可以先手压缩对方阵容,让蒙恬12技能的控制效果打足

孙膑的加速和回溯能力可以让蒙恬更好的开团、生存

压制英雄

缺乏位移的站边英雄很难在蒙恬身上占得便宜

蒙恬的技能机制让铠这类高爆发英雄难以发挥

被压制英雄

开大后的蒙恬会因为士兵的影响,即使单独一人也会吃下甄姬的多段控制伤害

拥有充足AOE的王昭君可以无差别打击蒙恬及他的士兵,极大程度上削减蒙恬的团战能力

出装建议

  • 推荐出装一
  • 推荐出装二

Tips:因为蓄力猛击提供的霸体效果,我们可以考虑放弃抵抗之靴选择影忍之足,前期可以优先出到一件陨星,提升伤害的同时加速清线游走频率。中后期转型成为队伍开团点,选择提升双抗强化肉度

Tips:蓄力猛击提供霸体效果,所以放弃抵抗之靴选择影忍之足.前期优先出肉打野刀,小规模团战增强坦度,后期补足输出,能抗能打

英雄攻略

更多
英雄故事

旧玄雍物产匮乏,纷争不断,百姓生活十分艰苦,出生于名将世家的蒙恬因对民众苦难的同情,梦想有朝一日能重振国家,使百姓免于苦难。

他自幼勤修武道,苦读兵法,希望能尽早实现自己的人生追求。

因在军事上的出众天赋,他在很年轻的时候就已成为了一位非常出色的将领。

但旧玄雍体制混乱,蒙恬的指挥天赋难以发挥,将士们多凭个人力量战斗,玄雍纷争难平,蒙恬人生追求难以实现。

后来血族之灾爆发,蒙恬为了保护百姓,毅然领兵奔赴前线,只是在旧有体制下,松散无序的军队根本无力抵挡,玄雍节节败退,濒临覆灭。

蒙恬第一次意识到,玄雍必须要有铁一般的规则和秩序。

幸好此时嬴政从稷下求学归来,芈月归政,君主亲政,在新的律法和体制下,蒙恬得以开始推行规则和秩序。

他设计了最简单易用的矛与盾,让每个普通人随时拿上就能走上战场,他制定了最严格有效的军规,增进将士们的互相配合,他还创造了属于自己的一套军阵——广厦。

战场千钧一发之际,蒙恬第一次完整地发挥出军阵的力量,他利用军阵彻底击败了血族,救玄雍于覆灭边缘。

对抗血族的胜利和守护的重责使蒙恬深信规则与秩序,他认为只有规则与秩序才能保护国民。

后来血族卷土重来,侵略他地,流离失所的难民纷纷向玄雍涌来,想起曾经同样的悲伤,蒙恬选择收容与庇护这些难民。

血族的伤痛不仅在玄雍,更在天下,于是蒙恬下定决心要找出血族的根源,守护天下的百姓免受伤害。

现在,他正向着南荒出发,因为那里又有了新的威胁。

长夜独行

长夜漫漫,踽踽独行,前路茫茫,众人皆迷

三月,血族之灾爆发,玄雍东部边城告急,周边邻城得到消息紧急支援,赶至时,玄雍边城已失,诸援军就地与血族交战,诸军尽灭。

同年四月,因派出援军而兵力空虚的三城相继沦陷,只来得及传出紧急军报。

同年六月,玄雍得知军报,百官为主将之属争执不休,军情延误,又数城沦陷。

同年七月,正在北前线巡查的蒙恬集结北境兵力,紧急往东境支援,在不明血族战力的情况下,蒙恬施行固城据守方针,血族攻势因此延缓。

同年九月,百官利益之争结束,主将终获任命,蒙恬得到朝中军令,须无条件配合主将。

次年二月,主将集结周边兵力欲与血族正面对决,蒙恬力劝未果,与蒙家军一同被编入玄雍大军。

次年四月,周边的百姓在蒙恬的强烈要求下被提前转移,只待血族一到,便展开对决。

当玄雍大军尽数陷于铺天盖地的血族重围中时,蒙恬知道,这一战玄雍又彻底的败了,数月以来,玄雍已一连损失了近十城,无数的百姓被俘,无数的将士也因此牺牲。

主将下令,仅剩的玄雍军开始紧急撤离,夕阳下,漫天黄沙随着疾驰的马蹄四处飞舞,模糊的视线里,蒙恬仿佛又看见了万千呼唤,又一座城沦陷在身后,蒙恬的内心感到无比的沉重,在这诸军尽失的悲痛中,蒙恬清楚地明白,玄雍已到了一个不破不立的关键之时,想要扭转眼前的困局,必须彻底的改变。

夜,孤月高悬,蒙恬独自一人站在城墙上,他安静而又长久地眺望着前方无边黑夜——那里,是故城沦陷的方向。

蒙恬又想起了曾经在玄雍边境纵马驰骋时的情形,那时他亲自率着蒙家军,一路平息边境纷争,玄雍国境因他们的努力终于渐渐安定,百姓们也开始拥有安定的生活,将士们因百姓的安定,都感到由衷的高兴。

蒙恬以为,一切都会越来越好,那个常年混乱的玄雍,也将要结束。

但一场突如其来的血族之灾打破了蒙恬的希冀,一切都化为了泡影,曾经的美好,也都成为了过去。

边境百姓被俘,将士接连牺牲,玄雍的国境被无限压缩,如今已不足十城。

今日,他亲自去朝主将提议,想要在军中推行规则与秩序,以希望提升将士们的群体作战,并以此击败单兵强悍的血族,但主将却只担心蒙恬夺权,坚决地拒绝了。

两人不欢而散,蒙恬只能继续在力所能及之处,努力地守护玄雍。

长夜漫漫,蒙恬踽踽独行,前路黑暗无边,但不管这黑夜多么漫长无垠,蒙恬都将一往无前,直到光明。

东方渐白

“报——”

当蒙恬接到从宫内传来的最新旨意时,他知道,他等待许久的转机终于来了。

君主嬴政亲政,新的律法和体制推行,蒙恬也被任命为新的主将。

整个朝堂,在嬴政的强压下,开始全力配合蒙恬的军事行动,蒙恬则以蒙家军为根基,开始在玄雍军中推行规则和秩序。

“令则行,禁则止,无有所怠”,“闻鼓声而进,闻金声而退……”

整齐划一的军营里,蒙恬正威严地站在士兵身前,开始对玄雍将士进行最严格的操练。

他规定将士何时起床,何时演练,何时吃饭,何时休息;他规定鼓声几响代表何意,旗帜几挥又代表何令;他还在军中推行军阵,以方圆阵为守,以雁形阵为攻,再配以其他变种,让将士们发挥出最大的群体战力。

蒙恬通过这些严密而有序的军规,一点一滴地让将士们增进互相之间的配合,以改变玄雍军不擅群体作战的现状。

但在此过程中,血族的进攻却依然继续,为了保存战力,蒙恬开始主动撤离。

转眼又到了一年的冬季,此时,整个玄雍已只剩下最后两城。

一场大雪纷纷扬扬地从空中落下,蒙恬一如既往地站在士兵身前指挥他们操练,大雪不断地落在大家的肩上衣上,但每个人都视若无睹。

这是玄雍自立国以来最艰难之时,却也是最万众一心之时,无论男女老少,士兵百姓,每个人都为了守护玄雍在拼尽自己的全力。

整个玄雍进入了最紧张的备战中,蒙恬知道,来年春天,这里就将迎来一场苦战,那是他们最后的机会,那一战若败,玄雍便将覆灭。

冬去春来,转眼便是万物复苏。

黑压压的血族大军正围在城门前,蒙恬则站在最高的城墙上,默默地注视着底下的一切。

一番对峙之后,血族终于开始强攻,蒙恬指挥将士们死守,守城军们利用互相之间的配合,使用落石,弓箭,火油等一切守城事物抵挡着血族的一波波强攻。

玄雍将士们仿佛憋着一口气,就算是用性命去阻挡,他们也绝不允许血族攻破这座城门。

转眼落日西斜,血族依然久攻不下,他们终于转换战略,想要从多个城门分别攻入。蒙恬却在此时下令,几支事先埋伏好的伏兵迅速杀出,他自己也率着玄雍大军杀出城门。

要拯救玄雍,蒙恬要的不是一时暂守,而是一场真正的击败。

血族单兵虽强,但却极不擅配合,蒙恬正是要抓住这个机会,一举击败血族。

鼓声在呐喊中震响,旗帜在冲锋中飞扬,蒙恬的大军以排练许久的阵势,浩浩荡荡地杀入了血族大军中。

苍茫大地上,只见一只雄雁在高鸣,规则与秩序的力量,也在这片土地上不断流动,蒙恬率着玄雍将士,如一柄势不可挡的长枪,一往无前的刺入了血族军中。

“冲啊!”

漫天黄沙飞扬之中,是重甲覆盖的烈火雄心,每个将士,都已抱着必死的决意。

蒙恬策马冲锋在最前方,他的身影无比英勇,他的呼喝也无比坚定,在漫天黄沙之后,蒙恬看见的,是重新绽放的光明。

秩序与规则的大将,将要赢下这一战,拯救玄雍。

长夜独行,和者渐众,星火汇聚,东方便渐白。

劣子难追

当蒙恬结束了一夜的朝会从皇宫赶回将军府时,已是第二日的清晨,破晓的阳光穿透屋檐的露珠,洒向将军府的门楣,映照得门匾上“护国大将军”几个大字熠熠生辉。

此刻仆人还未到前院当值,走在最前面的蒙恬亲手推开了将军府的大门,只是接着出现在他眼前的,却不是那个熟悉的整洁院落,而是满地的狼藉。

落叶残枝洒落满院,景观盆栽东倒西歪。

随行的亲卫见状,下意识便想通知仆人来打扫,蒙恬却挥手制止了他的行动,他脸上看不出表情,只是沉默地向蒙犽的房间走去。

跟在身后的亲卫心照不宣,敢在蒙大将军府如此撒野的,除了那个脾气暴躁的叛逆小少爷,又还能有谁呢。

当他们来到蒙犽的房间时,却发现里面的情况更加糟糕,本应立在墙角的书架已断成两截,兵书、纸张、毛笔在寒风中各自散落,屋内还残留着炮火的焦黑,只有蒙犽的被褥整整齐齐地叠放在床上。

此刻本应睡在床上的人,已不见踪影。

“找!”蒙恬盯着那本四分五裂的《蒙氏家规》,严肃的下令。

后院,管家正慌慌张张地指挥仆从打扫蒙犽的房间,前院,蒙恬一个人在满是落叶的院廊下铺满了纸张,那些纸张都是从蒙犽房间里清理出来的,有些已经残破,蒙恬就着这些不算完整的纸张开始练字。

“为将者,受命忘家,临敌忘身”……蒙恬写的全是兵书,短短一炷香时间,院廊各角就已铺满了他的字迹。

当蒙恬写到“护国佑民,将之大任”时,却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他忽然又想起第一次对蒙犽说出这句话时的情形。

那时血族之乱刚平,五年来他第一次从前线回家,一述完职,他就马不停蹄地向将军府赶去,提早得到消息的仆从已带着蒙犽在门前等候,蒙恬远远地就看见一个小小的身影在将军府的石狮前不停地张望,那眼中满是期待,就算已过去许多年,当年那一幕却仍让蒙恬十分动容。

为了弥补多年的亏欠,蒙恬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为蒙犽做了许多玩具,然后亲自陪蒙犽玩耍。

蒙犽对此非常高兴,他早就听说自己的父亲是一个拯救玄雍的大英雄,如今英雄父亲不仅亲自为自己做了这么多玩具,还一直陪着自己玩耍,他喜爱并且崇拜着这样的父亲。

但没过几天,前线就传来军报,蒙恬不得不再次出征,蒙犽小小的眼里噙满了泪水,他问父亲为什么这么快就又要离开,蒙恬只是认真地说了一句:“护国佑民,将之大任”。

蒙恬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回忆里,眼前仿佛又出现了那个满眼泪水的小孩,直到亲卫的呼喊将他打断。

“将军,我们找遍了少爷常去的所有地方,皆无任何踪迹,方才马房来报,后院的战马无故少了一匹,属下猜测,少爷应当已经出城。”

“可有线索去了何处”

“似往北行……”

“追!”蒙恬立刻放下了手中的兔毫笔,动身向院外走去。

当玄雍的百姓看到一匹威风凛凛地战马从蒙大将军府中冲出时,以为又是什么紧急军报,只是当他们看清楚了马上的身影时,才发现那人竟然是护国大将军蒙恬。

玄雍久无大战,如今蒙大将军策马而行,莫非是又遇到了什么强敌,百姓们虽然纳闷,但心中却并不担忧,因为自血族之灾后,蒙恬就已经成为了他们眼中无所不能的大英雄,在他们看来,只要有蒙恬在,就没有任何人可以威胁到玄雍。

蒙恬从北门而出,沿着这些年里他组织修筑的官道一路疾行,据最新打听到的消息,蒙犽确实往北边去了,只是北地广阔,蒙恬并不清楚蒙犽最后会去向哪里,只能派人继续打听。

一路上,蒙恬也会回想这些年来父子间的事,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情况就发生了改变呢。

还记得最开始的时候,蒙犽总是能认真的完成自己布置的功课,每次回家,还会主动将功课交给自己看,但后来有一次,与功课一起交出的,还有蒙犽亲手做的机关玩具,蒙恬语重心长地教育了儿子。

没想到第二年,蒙犽又拿出了更精致的玩具,以至于都没时间完成全部的功课,蒙恬担心儿子沉迷玩乐,于是开始用更严厉的教育来对待儿子。

在严教之下,蒙犽的兵法和武道确实稳步提升,但他却没有放弃机关之术,后来,甚至还完全迷上了机关术。而此时玄雍已经稳定,蒙恬不用再在外时时领兵,他开始有更多的时间在府中教养蒙犽,他便想通过以身作则,去教育蒙犽莫玩物丧志。

但没想到这却适得其反,父子间的关系也开始变得紧张,后来蒙犽甚至第一次反抗父亲,虽然最终仍是蒙犽服软。

当想到这里时,蒙恬也禁不住自问,自己对蒙犽是否真的太过严格了些,但为将者行军在外,生死难测,他对蒙犽如此严厉,也只是希望他今后能有自保之力,甚至是能守护玄雍。

只是最后的结果却并不像蒙恬所想,在将军府中蒙犽毕竟是少爷,自己离家后,就再没有人能真正约束他,以至于养成了他如今这叛逆的性子,最后竟还离家出走。

想到这里时,蒙恬心中又微微有些生气。

最后,蒙恬顺着蒙犽的行迹一路追到了稷下,终于从稷下学子的口中确认了蒙犽的行踪。他示意亲卫停下,然后下马步行,独自一人走进了稷下。

稷下众院长办公之地,老夫子和墨子此刻正在与蒙恬交谈,两位院长表示并不会干涉蒙恬将儿子接走,但却需要蒙恬自己行动。

不过令人没想到的是,蒙恬最后却决定让儿子留下。

老夫子对此并不意外,墨子却微微有些吃惊,他早已得知蒙恬是带着一队亲卫从玄雍一路追来的,如今好不容易找到儿子,为何却又放弃将儿子带回。

蒙恬看出了墨子的疑虑,主动解释到,其实他早就有意将儿子送往稷下,只是原本打算还要将蒙犽的性子再打磨一番,但如今蒙犽既已自己跑来,那就不如提前。只是蒙犽素来叛逆,还需要劳烦几位院长多多费心。

两位院长对此并不担心,稷下是全天下最高等的学府,什么样的学生没有,蒙犽的叛逆在他们看来实属非常正常。

只不过老夫子却提出,蒙犽的学费必须是旁人的数倍。

蒙恬询问缘由,墨子开口解释到,原来蒙犽才来稷下半日就已损坏了好几处设施,以蒙犽的性子,以后损坏的设施定会更多,这多出的学费,是对他损坏设施的赔偿。

蒙恬听后似乎又想起了什么,仿佛看到了那个端着机关铳,在将军府中一通胡乱发泄的自己愤怒的少年。

最后蒙恬道歉的说道,不管蒙犽损坏多少设施,他都一定会照价赔偿。

老夫子听后大笑,想起蒙犽对机关颇有天赋,便与墨子大笔一挥,将蒙犽划入了机关学院中。

离开前,蒙恬还拜托老夫子和墨子能为今日之事保密,尤其是蒙犽学费之事,倘若蒙犽问起,那就让他觉得他是因为自己的天赋而被免除了学费吧。

尾声

临行前,蒙恬最后看了一眼稷下,他的脑海中仿佛又出现了那个因被没收机关玩具,而一脸倔强委屈的孩子,他不由得轻叹了一口气,然后便策马扭头,绝尘南去。

历史上的TA

蒙恬出生名将世家,他的祖父蒙骜,父亲蒙武都是秦国名将,他从小就接受良好的军事教育,自幼熟读兵书且胸怀大志,立志要报效国家。他被称为“中华第一勇士”,有谋略,擅作战,是真正意义上的文武兼修。因攻破齐国,他官拜内史,从此开始登上历史舞台,他和弟弟蒙毅都深受秦始皇的信任,史称“恬任外事而毅常为内谋”。后来蒙恬奉命北击匈奴,他戍边数十年,不仅收复了河南地,为遏制匈奴南进,他还做了许多努力。他以黄河为屏障设数十县,并分别派兵驻守;他率领军队和百姓修筑万里长城,连通了秦、赵、燕三国长城;他修筑咸阳到九原的直道,改变了北边交通闭塞的困境。这些措施,对后来中原地区的安定起了很重大的作用,也为华夏文明修筑起了一座最坚实的屏障,同时还大大促进了北边经济和文化的交流。但后来蒙恬却因秦二世的夺位而被赐死阳周,蒙家也被灭门,一代忠良名将就此含冤落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