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神者

姜子牙

  • 生存能力
  • 攻击伤害
  • 技能效果
  • 上手难度
王者荣耀首页 > 英雄介绍 >

技能介绍

封神冷却值:0消耗:0

若姜子牙对目标造成伤害后目标在3秒内死亡,目标会为自己提供1~3个经验光球,可提升自身经验。
姜子牙到达15级时会恢复封神之力,获得一次性技能【赐封神力】,并突破等级上限至25级,每次升级可获得20法术攻击。
使用【赐封神力】选定一名队友对其封神,灌注1200经验,并使其也突破等级上限,且有概率获取经验光球。若姜子牙在本局中为辅助,还会根据该队友的职业提供额外封神效果。
坦克:每级75生命值。法师:每级10法强。刺客:每级3移速。射手:每级3%移速。战士:每级50生命和1移速。

神力封印冷却值:8消耗:50

姜子牙使用封神法杖对范围内的敌人进行神力封印,造成70/84/98/112/126/40(+16%法术攻击)法术伤害,随后每0.4秒持续造成70/84/98/112/126/140(+14%法术攻击)法术伤害,共造成7次伤害。封印期间的敌人将逐渐减少移速、物理和法术防御,最多将会减少35/42/49/56/63/70%移速、10/12/14/16/18/20%物理和法术防御。技能命中后为自己提供30%衰减移速,持续1秒。

打神之罚冷却值:11/10.4/9.8/9.2/8.6/8消耗:60

姜子牙对妄为者施以神罚,释放法阵对范围内敌人造成3次伤害,每次造成60/72/84/96/108/120(+12%法术攻击)法术伤害,短暂延迟后法阵爆炸,再造成300/360/420/480/540/600(+70%法术攻击)法术伤害和0.75秒击飞。

天人法则冷却值:12/11/10消耗:70

姜子牙朝指定方向聚集天地力量,向前方发射三道冲击波,前两道冲击波每道造成120/180/240(+20%法术攻击)法术伤害,最后一道造成560/840/1120(+80%法术攻击)法术伤害。
姜子牙达到15级恢复封神之力后,【天人法则】的蓄力速度增加10%,并有20%的概率可以进入【天人形态】,移动释放冲击波(每次升级还会再提升20%进入天人形态的概率)。
蓄力最多持续2秒,移动或使用三技能第二段会立刻释放冲击波,蓄力时间会影响冲击波的攻击距离,最远可达1800距离。冲击波可对路径上的建筑造成10%伤害。

冷却值:消耗:

铭文搭配建议

Tips:提升法术输出

技能加点建议

主升火焰三尖枪

技能1

副升混天绫.束

技能2

召唤师技能闪现/斩杀

英雄关系

  • 最佳搭档
  • 压制英雄
  • 被压制英雄
最佳搭档

太乙真人可以为姜子牙提供稳定的控制效果,帮助姜子牙技能命中,提升姜子牙的支援游走能力。

姜子牙可以为澜赐封神力,配合澜的刷钱能力使得等级提升更快,让澜切入时伤害更高,承伤能力更强。

压制英雄

后羿较为笨重,容易被姜子牙一套技能控制和击败

妲己的施法距离较短,容易被姜子牙先手控制

被压制英雄

娜可露露的切入能力极强,姜子牙容易被接近和击败。

干将莫邪的施法距离更长,姜子牙容易被其消耗和击败

出装建议

  • 推荐出装一
  • 推荐出装二

Tips:冷却更多,容错率和技能命中率更高

Tips:极致的爆炸输出

英雄攻略

更多
英雄故事

“背负天命之人,就算只剩自己,亦会孤影前行”

上古时期,人族生存于蛮荒大地,脆弱如稚子,彼时魔种野兽横生,条件恶劣,人族在夹缝艰难求生。人族两大贤者,姜子牙和老夫子,在知天命之年,携手从部族离开,踏上了为人族谋生的“问神之路”。

漫漫三十年艰辛前行后,他们终于在耄耋之年到达了神明所设的终点,被女娲赐封为了“神职者”,这是人族有史以来最初的神职者。

当女娲询问他们为何成为神职者时,二人皆回答“为人族”。但等他们返回部族之时,却发现当年目送二人离开的晚辈,皆已纷纷离世,只有当年还牙牙学语的稚童,等待着他们归来。

而后,他们将神的知识传给人族,带领人族从蛮荒中走出,自强自立。

再之后,他们共同经历魔种之战,只是这一战神职者损失惨重,而人族经过许多年发展,已然渐渐强大,于是女娲将从“人族中甄选新神职者的职责”交予了姜子牙,让他寻找优秀者以继任。老夫子在此战中,也彰显出了自己神职者中最强武力,被赐予神之戒尺“持慎”,身为掌戒之人,他立戒行戒,替神明守护人间准则,保证世间安宁。

又之后,神陨之战爆发,二人作为女娲麾下的神职者参战,在双方皆付出惨烈的代价后,以魔神帝俊失败而结束,此后众神职者与神皆纷纷归隐。女娲将守护人类,引领人族传承和未来发展的重任交予了老夫子和姜子牙,但二人却渐渐对未来人族方向产生了严重分歧,终于分道扬镳,从先民时期一起走过千年的挚友,就此一拍两散。

又许多年后,封神之战爆发,姜子牙信奉“身为人族守护者,就有义务为人族消除所有危险”,于是组织伐纣大军讨伐纣王,以牺牲大半神力为代价,再次粉碎了魔神企图,获得了胜利。而彼时,老夫子所设想的人族未来方向已渐具雏形,他希望终有一天,人族能自己守护自己。

但魔神只是一次失败,卷土重来的企图从未停止,姜子牙隐居灞上,开始思考该如何彻底根除威胁,期间又再一次击退了魔神力量。

等到他前往长安寻找答案时,却因所持理念和所行的巨大分歧,被弟子武则天封印在了两仪世界。只是他也因这难得的“停下”静思悟道,恢复了完整的神力。

如今魔神从属海月已先行一步,他亦随之强行打破封印而出,他誓要在这一次,一举功成,彻底解决魔神隐患。

“神明既隐,由吾代守”!

挚友

“夫子您这么晚不睡,偷偷摸摸在干嘛?”少女打着哈欠缓缓走向正在对天祭奠的白发老者。

“去去!老夫可是光明正大在替某个老家伙悼念!”老夫子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什么嘛,原来是个已经不在人世的可怜家伙。说不定生前还很不幸。”

“别说不在了,早在什么地方腐烂也有可能,虽说以前也不见得是个好人。不幸……那家伙倒确实曾让很多人不幸。”

“哦?好奇之魂开始燃烧了!那家伙都有些什么‘丰功伟绩’?”

“也不算多出众。不过就是带领大家干掉纣王,顺手在大地上搞出几个强大势力,再躲起来调教了几个出众又可爱的小徒弟罢了,像动动嘴皮子就成了天才军师的张良,每天霸气侧漏,威震天下的武则天……”

“简直是比夫子您还要变态的教育狂也!啊,莫非……您这位朋友……就是传说中的封神者姜子牙!”

“什么朋友……老家伙可是正义凛然的跟夫子我决裂了一场。唉,一点都不给面子。”

“你们为什么决裂呢?”

“人哪,总是有自己认为很重要,一定要坚持的事。为了这样的坚持,可以放弃自己的生命,可以残忍对待朋友、爱人、亲人。对那个老家伙来说,守护人间界就是他的坚持。制造妲己,灭杀纣王,驱除魔种,消灭魔神……当然啦,他从来不替自己着想,所做的一切都是要把整个人间界平安的重责背到肩膀上。

“ 可夫子我抱有疑惑。什么样才算人间界呢?是只有人族没有异族的世界吗?还是杀四十九人以活五十一人,只有强者没有弱者的世界?虽然老家伙毕生致力于消灭魔神,有时却也对人类之间的战争袖手旁观……这样真的是和平的人间界吗?

“ 我们谁也无法说服谁,只好干上一架,再绝交,再分手。”

“最后谁赢了?”

“傻!这种事怎么可能有赢家。那老家伙用尽了手段,坑蒙拐骗威逼利诱徒弟们彼此争斗,驱逐魔神爪牙,最后作茧自缚被武则天背叛,被封禁在不知哪个角落……”

“那就是您赢了嘛!活到最后的就是赢家!”

“傻!老家伙可是永远走在未知之前的男人,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据老夫对他的了解,他多半一手安排好自己的新生,借此机会完成人生重启,参与新的纷争。我们之间的孽缘,看来还会继续纠缠下去……”

“夫子,那就撸起袖子预备大干一场啊,干嘛还偷偷摸摸悼念?”

“都说了是光明正大!年轻人不懂,老夫悼念的哪里是人,老夫是在缅怀逝去的友谊和少年啊。”

“ 当稷下的青烟在空中飘散之时,遥远的云和山的彼端,似乎永远也打不倒的老人,渐渐从封印中归来。

“不可再心慈手软了!”

火光

“长夜余火将尽,何人执炬前行。”

数千年前的人族大地上,一片丛林横生的土地,人族的部落,渐渐进入了寒夜。孩子们在简陋至极的房屋里安睡,成人们,围坐在部族中心的火光旁,静默无声。

寒冬越来越盛,魔种野兽越来越多,尚处在蒙昧时期,还在“蹒跚学步”的人族,无力再在这片土地上生存下去。

他们必须寻找新的方向,解决迫在眉睫的困境。

人族中有两大贤者,一位乐观戏谑,总是笑口常开,自从被大家记住开始,就以一根铁棍,横扫八方,驱散进犯的野兽。

还有一个不苟言笑,每次看他时,总是紧缩眉头,他为族中操持所有杂事,将人员往来安排得妥妥当当。

二者皆为部族操劳了大半辈子,如今都已白发横生,不复年少。

日前倒悬天传来新的卷帛,不苟言笑的老者将其交给了一位年轻人。

“传闻遥远的北边,是神明居住之地,神明降下‘问神之路’,为其选拔那些有资质的人。”年轻人开始念道。

“通过问神之路到达终点的人,就有资格被封为神明臣使!”

“如果我们能成为神明臣使,那一切问题就迎难而解了!”年轻人激动地说道。

人群中也开始响起嘈杂的议论声,大家似乎看见了希望,纷纷望着说话之人,让他继续。

“可是据记载,这条路从没有人成功过,传说中他漫长无边,充满危险,可能要走十年,二十年,甚至终其一生,都没办法到达终点。”

“哎——”

人群爆发出一阵阵沉重的叹息,又沉寂了下去。

“可是,这是唯一的办法!”有人说。

“那选谁踏上这条注定无法成功的问神之路?”又有人说。

早期的人族,虽脆弱也纯净如白纸,心中并无太多杂念,年轻人纷纷举手,愿为部族甘冒一死,大家都把目光汇集在了那个严肃的持杖贤者身上。

数十年来,凡是涉及人员的安排,都由他决定,族人早已习惯了他的智慧,因为他总能将最合适的人,安排在最合适的地方。

年轻人们的脸上是决然地表情,都期待老者能够选中自己,但老者的目光却从他们脸上一一扫过,最后都摇了摇头。

大家失望又无助地把手放下,气氛瞬间跌入谷底,就像一颗颗烧红了将要被点燃的炭星,被天降的严霜一浇,一下子全熄了影。

但在无光的火炭中,还有一只手没有放下,他只是松弛地笑站在持杖老者身后,持杖老者没有注意到他。

大家把目光放到他身上,噼里啪啦地火光里,这颗炭星正在将余者重新点燃,就是那位人族武力最强,亦是在黑暗中,笑着指引大家的乐呵呵贤者。

持杖贤者也把目光放到了他身上,二人凝目对视,都从对方的眼里,窥见了对眼下困境的坚持与决定,最后,持杖老者缓缓点了点头。

持杖老者宣布,这次问神之路被选中的人,就是那位乐呵呵的贤者“老夫子”,以及,他自己!或许在他心中,要通过这万难之路,只有他俩去亲自走一遭。

人群大吃一惊,想要劝阻两位年愈半百的老者,这样充满危险又九死一生的事,早就该由年轻人代劳,何须再劳烦两位贤者,若是他们出了什么意外,人族今后该由何人引领,又该如何面对未来重重困境。

但两位老者却再没说过一句话,只是相互坚定地点了一下头,然后从那一簇簇被拱卫着的火炬中,各取走了一枚,高举着,向黑暗丛林中走去。

他们此刻就要出发,族人们呆坐在地上,尚没有反应过来。

如果前路注定还有更大的凶险,那何须惧怕眼前黑暗,何须再等待明日天明?

贤者们终于还是在黑暗丛林前停下,他们看着还呆愣着的族人,各自挥了挥手,让大伙赶紧回去。那个之前一直念诵卷帛的年轻人,最先反应过来,他站起来,带头向两位贤者深深一拜,余者尾随之,一起决然地目送贤者们离开。

自此以后,剩下的人族,将要学习在没有贤者的日子里如何坚守,又将坚定地伫立,静待着贤者归来。

两位贤者相视一笑,转身,大步向黑暗中走去。

在这片充满危险和未知的广袤大地上,新生的人族不过是其中最微弱的一片火光,而两位贤者,也不过是其中稍亮的两颗火粒。

但自此以后,人类那渺小又微弱的火光啊,就将走出被朔风吹裂的森林,走出因黑暗压境的崇山,走出绵绵无尽又崎岖不平的山路,就此向遥远未知之外飘去。

族人们期待着他们归来,但谁也不知,他们究竟,能否再次归来。

历史上的TA

姜子牙,商末周初的人物。《史记·齐太公世家》称其为东海人,先祖封于吕,本姓姜,所以,后世有称他为姜尚的,也有称吕尚的。传说他已经80余岁了,在渭水垂钓,遇到了周文王姬昌,姬昌把姜尚视为圣人,言听计从,后来姜尚辅佐文王的儿子姬发,灭商建立了西周。而姜尚也得封于齐,为齐国始祖。小说《封神演义》,把姜尚说成了一个神话人物,是正道阐教的核心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