嚣狂之镰

百里玄策

  • 生存能力
  • 攻击伤害
  • 技能效果
  • 上手难度
王者荣耀首页 > 英雄介绍 >

技能介绍

狂热序章冷却值:0消耗:0

被动:精通狩猎技巧使得玄策专注普通攻击时,第三次普攻造成暴击伤害,(该效果会因为链子命中和链子断裂而重新计数),玄策狩猎英雄或助攻都会激发心中的狂血使得移速增加100%(随时间效果衰减)、攻速增加150%,持续5秒。

使用技能之后普攻三次后再使用技能是玄策的基本操作,击杀或助攻后,获得的超高攻速和移动速度使得玄策十分擅长收割战场

神乎钩镰冷却值:5/4.8/4.6/4.4/4.2/4消耗:50

玄策位移并表演神乎其技的镰术,下三击普攻变成中远程钩镰攻击形态,被钩镰远端攻击到的目标受到额外80/96/112/128/144/160(+50%额外物理加成)点物理伤害。外镰命中敌人,会造成敌人30/34/38/42/46/50%减速自己获得30/34/38/42/46/50%加速效果。钩镰链中状态下,玄策会额外的将钩镰目标向自己位移的终点拉动一段距离。

在未链中的情况下使用,可以快速的位移寻找切入位置或者躲避技能,在链中的情况下使用,可以强制让敌人向着玄策位移一段距离

梦魇钩锁冷却值:10/9.6/9.2/8.8/8.4/8消耗:70

玄策将钩镰甩出并对路径上的敌人造成400/460/520/580/640/700(+180%额外物理加成)点物理伤害,距离随蓄力增长,期间移速提升,钩镰飞行到最大距离收回,并捆绑在收回过程中遇到的第一个目标。链中会对目标施加狩猎效果,增加对目标伤害20/22/24/26/28/30%,并减少目标对自己的伤害20/22/24/26/28/30%。钩中下,可释放第二段。将目标甩向身后,释放后失去狩猎效果。狩猎目标死亡,立刻刷新进行下一次狩猎。

开始蓄力时,玄策的移动速度会增加,并且会对敌方走位进行压迫,命中后配合玄策不同技能组合可以打出多种的效果

瞬镰闪冷却值:2.5/2.3/2消耗:80

该技能钩中后激活,玄策沿钩镰锁链瞬镰闪到对方身后,瞬镰闪的路径上对所有单位造成350/525/700(+200%额外物理加成)点物理伤害,瞬镰闪过程中玄策挥舞短镰抵挡50%伤害。

冷却较短的瞬镰闪使得玄策无比灵活,利用瞬镰闪快速移动至合适位置,将目标投掷到危险地带或者直接突袭敌人都是不错的选择

undefined冷却值:undefined消耗: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铭文搭配建议

Tips:玄策应该优先选择穿透铭文搭配暗影战斧,针对后排进行突进输出

技能加点建议

主升火焰三尖枪

技能1

副升混天绫.束

技能2

召唤师技能闪现/斩杀

英雄关系

  • 最佳搭档
  • 压制英雄
  • 被压制英雄
最佳搭档

庄周可以让百里玄策团战时更加安全

高渐离可以在团战中压低对方血线,以便百里玄策进场收割

压制英雄

没有位移技能的射手被勾中几乎可以宣布死亡

安琪拉技能需要预判,而百里玄策灵活的狩猎技巧导致很难命中

被压制英雄

强力控制对于百里玄策来说是十分致命的威胁,几乎不敢先手入场

灵活的英雄可以轻松避免钩镰命中,而没有命中钩镰的玄策无法开启收割节奏

出装建议

  • 推荐出装一
  • 推荐出装二

Tips:前期打野堆叠攻速方便清野,快速升级保证gank效率,高攻击力能让收割变得更加容易

Tips:能快速合成输出风暴大剑装备,吸血装保证玄策线上的续航能力。

英雄攻略

更多
英雄故事

玄策不会忘记那个日子:来历不明的马贼冲破边关的城镇,然而齐心协力的守卫军和民众守住城门。率先进入城镇的马
贼走投无路,挟持了无力反抗的老弱们作为逃离的砝码。
那时候自己多么害怕啊。可哭喊声刺痛小小男子汉的心灵,他推倒藏身的水缸,冲了出去。
之后的记忆已不太清晰……那些不是普通的马贼……他们最后都死于首领之手……哥哥没有赶到,谁也没有赶到。他被首领选中,作为祭品去唤醒某种强大的东西。所有人四散逃窜,在绝望和恐惧中,少年眼睁睁看着无名剑士代替自己卷入邪恶迷雾。
直到周围一切归于寂静,圆月安静照耀着亘古不变的戈壁,那个男人带走了他。
好些年来,他和自己单方面称之为师父的这个人,生存于几近干涸的月眼海旁。经年累月的残忍训练使他成长为出色
的暗夜行走者,可称得上伙伴的仅有手中的飞镰。
师父蛰伏着,自过去部下手中取得情报,时不时消失又归来。他不信任任何人,永远独自行动。如此风格影响下,这个游荡在戈壁的小疯子也惯于以一己之身“惹是生非”。
自灾厄之后幸存的人们零星聚居,竭力在残酷环境和魔种的威胁下谋取生存。自然,有人的地方,总不会缺少各种欺压和争斗。
这个小疯子就是法外之地不公的克星。他起初仅仅挑战强于己身的魔种,很快便学会了穿梭于戈壁绿洲之间,去嘲弄、对抗依仗力量玩弄他人命运的混蛋:劫掠的马贼、横行霸道的游民首领、丝绸之路的生财者以及试图占地为王的跳梁小丑们。这种疯狂的乐趣使他得以宣泄痛苦,去报复旧日悲剧的制造者。
……直到遇上那强大的对手。
她的武技足够强大,雕刻瓣鳞花的大剑刀锋绽放,令魔种溃散;她的意志足够强大,玄策竟然产生面对严格家长般的心理压力;这就是长城守卫军吗?她如何能做到毫不在意背负的污名,单刀直入剥开玄策的天真。
知道吗?你的师父也是“幽灵”,徘徊于长城的“幽灵”。
知道吗?昔日悲剧的背后另有主谋。
知道吗?有个人一直在寻找你。
多少次他在圆月的照耀下,遥望长城的方向。月光点亮漫长的,通往故乡的道路。最痛恨的哥哥,最挂念的哥哥,是否也在月光之路的另一头,遥望戈壁上的自己和没有实现的约定呢?
引领这名叫花木兰的敌人,面对师父的刹那,玄策就知道他们并非初次相会。显然,经历暗夜中的无数较量后,木兰选择了主动出击。她试图说服固执的昔日王族,彻底揪出幕后者。
“玄策,你想回去吗?”师父问。“那就跟她回去吧。不过,先让我试试看你是否会哭着鼻子逃回来。”
风沙骤起的戈壁,令人惶恐。
飞扬跋扈的钩锁激起沙石,携带着少年的怒火。他不知道如何正确表达自己的感情,也不知道如何按捺住会再度被抛弃的、会再度要失去的痛苦。
内心的嘶吼化作自由伸缩的飞镰,攻击再攻击,却完全无法命中——师父自隐匿中现身时,短刃牢牢架在少年的脖子上。
“不肖弟子。”
“你……终于承认是我师父了吗?”少年突然大喊。
“不,我不需要弟子,也不需要同类。”
遮面的男子发出喟叹,松开手臂。
疯狂自少年血红的双目中褪却,锁链松弛着坠地。他眼睁睁目送着那苛刻养大自己的身影,消失在风沙中,仿佛一去不返。
“我是不吉利的人吗……所有人最后都会离开我。”少年喃喃自语。
“他没有抛弃你。他只是选择独自去面对恐惧。”木兰轻声说。她很清楚,风沙深处隐藏着难以想象的恐惧。
“你们不是敌人吗!你怎么敢断定师父在想什么!”
“大概因为,我们都有着自己要守护的故乡吧。”

“全场醒目担当!”

历史上的TA

undef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