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世之战

李信

  • 生存能力
  • 攻击伤害
  • 技能效果
  • 上手难度

技能介绍

灰暗利刃冷却值:0消耗:0

被动:李信逐渐解放力量,普攻与2技能命中英雄能够获得额外5点经验值;狂暴利刃:李信普通攻击会造成两段伤害,第一段造成70%物理加成点物理伤害,第二段造成90~230点物理伤害(随人物等级成长),李信在该形态下会增加30点移速;辉耀利刃:李信释放技能后的下一次普通攻击距离提升并额外造成50%伤害,同时李信的强化普攻或者技能命中敌人将会减少所有技能1秒冷却时间

4级前凭借被动能够迅速累积经验提前到达4级/两段伤害均可触发末世被动,所以狂暴形态下与李信特别契合/通过强化普攻快速刷新技能冷却时间,能够保证李信拥有持续输出能力

急速突进冷却值:8/7/6/5/4/3消耗:0

李信向指定方向进行突进;无畏冲锋:李信积蓄力量,解除减速效果,免疫控制并增加150点移动速度和每0.5秒40点生命回复,如果李信蓄力超过1秒,在蓄力结束时会提升30%攻击速度持续3秒,同时蓄力增加的移动速度也不会直接结束而是在3秒内缓慢结束。李信每次普攻命中敌人都可以减少一技能1秒的冷却时间;希望之跃:李信积蓄力量,结束后向指定方向突进并造成150/180/210/240/270/300(+50%物理加成)~450/540/630/720/810/900(+150%物理加成)点物理伤害并会附加目标已损生命值12%的物理伤害。蓄力1秒后伤害达到上限,蓄力打断返还40%的冷却时间,李信在技能蓄力的过程中免疫控制效果并减少20%所受到的伤害,免疫控制效果会延续到技能释放阶段

4级前李信较为弱势,不要轻易的将位移技能用于进攻/能够贴住敌人后,利用普攻减少1技能冷却用于撤退或追击/蓄力结束时,可以配合闪现增加距离

强力斩击冷却值:5消耗:0

李信向指定方向斩出剑气,对路径上敌人造成250/300/350/400/450/500(+100%物理加成)物理伤害和减速持续2秒;残暴撕裂:李信向指定方向斩出剑气,对路径上的敌人造成280/330/380/420/480/530(+80%物理加成)点物理伤害和50%减速持续2秒,被剑气命中的敌人还会被撕裂,使得李信的普通攻击会对其造成额外90/108/126/144/162/180点物理伤害,当剑气命中敌方英雄时,李信该形态下的普通攻击还可以回复25/30/35/40/45/50点生命值;讯烈之华:李信持续向指定方向斩出剑气,对路径上敌人造成100/120/140/160/180/200(+150%物理加成)点物理伤害,如果剑气命中敌人,则李信回复20%物理加成点生命值

4级前可用于攻击英雄赚取额外经验值/凭借被动的回复能力,让李信在面对伤害和爆发能力不够高的敌人时,会拥有优势/持续释放时,会一直向前移动,需要注意自身位置是否还处于安全地带

力量觉醒·光冷却值:30消耗:0

李信学习大招的瞬间解放魔道家族的力量,改变战斗形态至统御;暗影爆发:李信释放力量,短暂延迟后以释放点为中心对范围内敌人造成600/900/1200(+120%物理加成)点物理伤害和0.75秒击飞;光翼连斩:李信积蓄力量,结束后向指定方向斩出三道剑气,对路径上敌人造成150/200/250(+75%物理加成)~450/600/750(+225%物理加成)点物理伤害,当多道剑气命中同个目标时,从第二道剑气开始将只造成30%的伤害;蓄力1秒后伤害达到上限,蓄力打断会返还40%的冷却时间,李信在技能蓄力的过程中免疫控制效果并减少20%所受到的伤害,免疫控制效果会延续到技能释放阶段

4级学习大招时,会直接转变形态,注意自身位置/配合无畏冲锋强势入场,在战场中心释放技能会将敌方阵型打乱,为队友制造机会/近身爆发极高,就算刺客突袭提前蓄力释放也会带走对方

力量觉醒·暗冷却值:30消耗:0

李信学习大招的瞬间解放黑暗复仇的力量,改变战斗形态至狂暴;力量掌控:李信压制身体内狂暴的力量,转化为统御形态,变身过程无法被控制技能打断;力量解放:李信解放身体内狂暴的力量,转化为狂暴形态,变身过程无法被控制技能打断

4级学习大招时,会直接转变形态,注意自身位置/释放过程较长,需要在一个相对安全的环境下释放

铭文搭配建议

Tips:选择通用的战士铭文,但如果配合熟悉的队友,在选将时即可选择更加倾向于统御形态的输出铭文

技能加点建议

主升火焰三尖枪

技能1

副升混天绫.束

技能2

召唤师技能闪现/斩杀

英雄关系

  • 最佳搭档
  • 压制英雄
  • 被压制英雄
最佳搭档

李信在蓄力或挥舞剑气时,非常需要张飞的击退帮助缓解被突袭的压力

李信突袭时,孙膑不仅仅可以给予加速,还能让突袭过程中受到的伤害减少

压制英雄

露娜的技能需要冲进战团释放,虽然灵活,但李信范围伤害能让其无处可躲,非常难以找到空隙入场

突进中免疫控制的李信可以无视大部分控制接近位移能力不行的甄姬展开近战

被压制英雄

虽然比较笨重,但近身爆发力使得李信并不太过畏惧刺客,但是面对伤害覆盖范围更远的法师时,就会有点被动

灵活的射手始终占据着主动,并且突进主要靠双腿的李信容易完整的将马可波罗的技能全盘接受

出装建议

  • 推荐出装一
  • 推荐出装二

Tips:战士出门装,破军价格较高,如果发育不顺,可以优先出其他装备最后在补充破军;全输出装配,搭配和名刀和贤者,此时只要紧紧抱团进行战斗可以发挥出李信强大的范围伤害制造能力

Tips:战士出门装,末世提供的被动被李信的二段伤害放大,此时突袭造成的威胁较大,需要积极游走打出优势;半肉出装的李信是团战的多面手,即可游弋在四周封堵敌方退路,威胁后排,并在团战后期开启收割节奏。

英雄攻略

更多
英雄故事

少年自长安来,是个没有家的人。虽然长安一度是他的家。
少年不喜欢长城,这里孤独的令人发狂。虽然他自己是看起来孤僻的不能再孤僻了,可那份少年特有的骄傲和锐气,在来路五花八门的新兵中依然显得特立独行。
但老兵们故意对此视而不见,提着酒壶凑到他身边:
“听说,你自愿从长安来守长城?是犯了什么过失吗?”
“与你们无关。”
“谁知道呢?好比前不久有个家伙,主动要求来守长城,像你一样厉害。于是我们可怜的上任长官力排众议,对他委以重任。没两天长城的防线就接连被冲击。大家都怀疑他,因为他反常的总要在夜间巡逻,唯独上任长官信任他的忠诚。”
少年专注打磨着佩剑,似乎无动于衷。
“他逃跑了,上任长官的尸体在次日被发现。据说他现在还徘徊在长城外。”
老兵的表情就像在跟新人讲可怕的鬼怪故事。但让他失望的少年依然以无动于衷的眼神检查着新磨的剑锋。
“正好。”
“正好?”老兵不解的凑过来。
“试试剑锋。”少年不动声色挪挪身体,以一根头发吹向剑锋,立时断成两截。
这场谈话发生后不久,大批马贼发起突袭。只要攻下一两个关隘,再进入城镇劫掠一番,便不愁过冬的粮食和布匹了。卫所看到狼烟,立即整队出发。可唯有少年望向远方,露出奇怪的神情。
“别发楞,小子,长官盯着你呢!”老兵碰了碰他的手肘。可惜来不及了,全身甲胄的长官苏烈大步走到他面前,但并没有露出生气的样子。
“可有什么疑惑?”
“请问将军,那边是哪里?为何没有狼烟?”
少年抬手指向远方。地平线上隐隐约约可见城池的影子,与长城互为呼应。这个问题很奇怪,因为每个长城的守兵都知道答案。那里是都护府的方向。
苏烈的眉头紧皱又松开,恍然大悟。
“长城遇袭,以狼烟报都护府,加以驰援。都护府遇袭,以狼烟报长城,加以驰援。我们只探到小股马贼骚扰,可以轻松解决,便忽视了都护府……”
少年接着说:“调虎离山之计而已。敌人真正想拿下的是都护府。恐怕……”他指着都护府说:“前面几个哨口已落入敌人之手,暂时掐断了卫所与都护府的联络。
即便是暂时的中断,能多拖延一刻,拿下都护府的可能也会变大!”
果如少年所言,守卫军赶往都护府时,那里正经历着激烈的战斗。可意外的是,敌人似乎并没有占到任何先机。固守的人们看到援军加入,发出欢呼。
苏烈高举拳头,发出冲锋的号令。守卫军如潮水般涌上。
少年于战斗中敏锐的寻找着机会。他一心要夺取头功,这是他在长城忍受孤独的唯一指望。甫一交手便印证了他的判断,那些人都是披着马贼名号的军人,既训练有素又果敢残忍。要制服他们便擒贼先擒王。他冷静观察着贼人的动向,寻找神秘的指挥者。可一个绯红的身影挡在前面,鲜明如烈火般,是从来没有见过的人,制服上的徽章又显示了守卫军的身份。
四周空气弥漫着莫名的静谧,连杀戮声都暗淡下去了。
“长城的……叛徒吗?正好。”
少年提剑袭了上去。两人沉默交手数个回合,少年逮住破绽,大喝着要一剑致胜。
那人却侧身反手将他推开,猛然间少年感受到死神擦肩而过的恐惧,寒冷的刃锋切开空气,几乎撕裂他的喉咙。“叛徒”救了他!
“想活命的话,紧跟着我。”凛冽的声音……女人?
他再度提剑而上时,瞬间局势变成了以二对一。敌首也无心恋战,如影似魅的身影翻下高墙,随部下退却。
“那是什么人?所以他指挥了袭击?”
“不然呢?真以为姐是叛徒吗?”
“就这么点人马,也敢觊觎都护府?”少年深觉那人的疯狂。都护府的城墙纵不及长城高远,经历几代经营,也是牢固非常的。
“可怜的人。没有故乡的人。”绯红的身影说。“没有领土的……王。”
少年胸口如遭雷击,想发问却极力压抑在自己的喉咙内。他不应该问太多。他又何尝不是失去家,失去故乡的人。只听得随着渐去的步伐,遥遥传来女子哼唱的歌谣:
“侯非侯,王非王,千乘万骑走北芒。”
守卫军大获全胜,首功本应当归于那绯红甲胄的女子,她提前向都护府预警,才没有使得敌人的诡计得逞。然而她只是默默回到守城队伍中,少年反而因看破敌人动向的智略,被提拔为一个小队队长。
“长官,你还在怀疑她吗?”少年得到如愿以偿的军功,但内心似乎没有什么喜悦的滋味。
“不,我信任她呀。”苏烈轻松的说。“一起守过长城的,都是战友。这样对她更好罢了。”
少年不知道这个“好”是指什么意思。不过大家都很信任她。否则没有高高在上的官职,怎会一预警就令都护府的士兵们动员起来呢。
“敌人首领很了解都护府,却不惜以卵击石,令人费解。”
“听说过吗?都护府是建立在旧日古老城池废墟之上的。”
“叫做逐流城,又名兰陵城。”
长官犹豫了一下。“俘虏里有种传言,金庭王故意将曾经是废墟,如今属于都护府的城指给令他嫉妒的宗室作为领地。他无论如何卖命,如何立下功劳,只要不能夺回都护府,就永远是不会有领土的王,不会有家的人。可是……虽然值得同情,”苏烈说:“我们又怎么可能让他如愿以偿呢?长城耸立,我们活着。长城倒下,我们死去。而都护府,亦是长城的前哨和臂膀。”
原来如此,少年惊讶极了,却很快低下头掩饰自己的情绪。原来快乐各有各的不同,孤独总是相似的。
夜晚的篝火燃起来,温暖又明亮。一个关隘接着一个关隘,如同火龙的脊梁撑起大地。人们仿佛已忘却白日的伤痛,尽情享受着当下片刻的宁静。
少年远离人群,爬上角楼的屋顶,着迷般眺望着这片为之冲杀搏命的土地,号角和欢呼仍历历在目,灼热又炽诚。长城之畔的土地宽广到直连天际,仿佛连星空也能拥抱入怀。少年想起祖父从父亲手里接过自己高高举起时的欣喜,不由得默默念起那萦绕耳边的话语:
“吾家吾国,吾土吾民。”
这是拥有家的感觉。这是拥有故乡的感觉。我的余生中,能够再度拥有它们吗?
“可怜的人。没有故乡的人。……没有领土的……王。”
那是在说谁?是苦心策划了想要夺取都护府控制权的突袭,却黯然离去的敌首,还是说自己?
“王非王,侯非侯,千乘万骑走北芒。”
忽然间灼烧的痛苦包围了他,神秘的印记炙烤着皮肤,痛及骨髓。混合了记忆与梦境的折磨中,两条路在眼前蔓延开来。一条路金光灿灿,却通往无尽的深渊。一条路崎岖坎坷,却通往……长安。
长安,真正的家,真正的故乡。
这里是长城,自己终究只是外来的异乡人。
少年仿佛看到方士妖艳的面孔出现在眼前。他的凤眼微微眯起,以优雅的姿态弯下腰,盯着痛苦不堪的自己,那可怕的话语萦绕耳边。

“你失去了长安城,而我,也失去了自己的心爱之物。不如,你帮助我夺回这心爱之物,我,则帮助你重新得到长安城,如何?”

历史上的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