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圣

宫本武藏

  • 生存能力
  • 攻击伤害
  • 技能效果
  • 上手难度
王者荣耀首页 > 英雄介绍 >

技能介绍

二天一流冷却值:0消耗:0

宫本武藏释放技能后会蓄1重势,每次普攻消耗1重势,获得不同的强化效果,强化普攻不受攻速影响,命中后减少【空明斩】和【神速】1秒冷却时间。 一重势:若目标生命在50%以上,宫本武藏双刀挥斩,共累计造成50(+125%物理攻击)物理伤害,若目标生命在50%以下,宫本武藏向前正斩,造成(+100%物理攻击)物理伤害,并附带目标10%已损生命的物理伤害。 二重势:宫本武藏挥刀突进至目标身前,造成40(+100%物理攻击)物理伤害和50%减速。

空明斩冷却值:12消耗:0

宫本武藏斩出一道剑气击落路径上的敌方飞行物,同时对路径上的敌人造成物理伤害和减速。 释放【空明斩】时宫本武藏处于霸体状态。

神速冷却值:10-0.4/lv消耗:0

宫本武藏向前冲刺,对路径上的敌人造成伤害,若命中敌人将获得护盾并减少50%冷却时间。

一决生死冷却值:50-5/lv消耗:0

宫本武藏选择并锁定一名敌方英雄,向目标所在区域突进,对范围内的目标造成伤害和击飞,随后目标被宫本指明为一决生死的对象,持续5秒,期间对象所有恢复效果都会延迟到一决生死后生效。 宫本武藏在突进期间处于霸体状态,并减少50%所受伤害。

冷却值:消耗:

铭文搭配建议

Tips:宫本的玩法是在poke时寻找时机切入并击败敌方的核心输出,宫本比较依赖普攻,同时技能后可以为普攻增加海量物理伤害加成,百穿铭文可以帮助宫本伤害收益最大化,让宫本可以更好的利用技能配合普攻产生高额伤害。

技能加点建议

主升火焰三尖枪

技能1

副升混天绫.束

技能2

召唤师技能闪现/斩杀

英雄关系

  • 最佳搭档
  • 压制英雄
  • 被压制英雄
最佳搭档

瑶可以跟上宫本的高机动性并增强其生存能力。同时瑶的1技能可以弥补宫本小技能缺少硬控的缺陷

宫本需要在人群中进行持续作战,但他自身的生存能力并不强,刘邦可以帮他弥补这一短板

压制英雄

宫本的大招可以针对恢复型英雄,曹操面对他最大的长板被无限缩小

强化普攻的持续追击和减速会让马超非常难受

被压制英雄

宫本大招的前摇时间较久,金蝉可以通过自己的1技能进行快速限制使宫本无法突进到敌人脸上

宫本需要持续的作战通过不断刷新护盾来提供生存能力,牛魔频繁的控制会让宫本非常难受

出装建议

  • 推荐出装一
  • 推荐出装二

Tips:打野出装

Tips:对抗路出装

英雄攻略

更多
英雄故事

宫本武藏是个立志登上剑道巅峰的剑痴。他从小习剑,并开创了二天一流剑术,挑遍扶桑未尝一败。但是,一场突如其来的离奇地震毁了他的村子,也让他与青梅竹马阿通天人永隔。

宫本武藏自此封剑,远走他乡。然而,阿通的亡魂不愿见到他一直消沉下去,以“永远消散”为代价,换取陪伴宫本武藏一天的时间,帮助他解开了心结,也让他重新找回了拿剑的意义与天下无双的斗志。随后,武藏与剑仙李白立下三年之约,约定三年后于长安一战。

为了这场决战,宫本武藏一边钻研剑道,一边四处挑战。但一位神秘方士的出现打断了武藏的修行。在方士的引导下,武藏得知阿通之死与血族脱不开干系。当年的真相究竟如何?这背后还隐藏着什么阴谋?宫本武藏握紧阿通赠予他的双刀,发誓解开背后的谜团,为阿通复仇。

断刀

武藏刚睁开眼,身上的伤口痛得他无法动弹。他艰难地转过头,四处寻找自己的刀。“杀意”静静躺在枕边,紧挨着它的“鸣雷”却断成了两截。

他恍惚了一下,这才打量起自己所处的环境。这是一间典型的农家小屋,几缕微光透过青瓦的间隙洒下来。西南方的角落里摆放着陀螺和风筝,透过窗户可以看到外面晾着的衣物正随风摇曳,看起来这是一个三口之家。

“饭菜在桌上,能动了你自己去吃吧。”一道嘶哑的声音从里屋传来。

“是您救了我?”

那人没有回答,武藏叹息了一声便又睡了过去。直到晚上,他被一阵痛苦的哀嚎吵醒,伴着咣当作响的锁链声,屋主似乎陷入了极大的痛苦之中,武藏若有思的皱起了眉头。

第二天一早,屋主从里屋走了出来。这是一个魁梧的男人,他的脸上带着副天狗面具,衣服下的手,脖子和脚腕都被裹得严严实实,没有一丝皮肤露出来。屋主将饭菜放在了桌上,又一言不发地替武藏换好了药,随即又走进了里屋。

日子这么一天天过去,除了每晚屋主会陷入疯狂的哀嚎外再无任何波澜。一个月后,武藏的伤势渐渐痊愈了。

“你可以走了,剩下的伤对你来说不算什么吧。”再一次帮武藏换好药后,屋主说道。

武藏穿好衣服,答非所问:“我听一个方士说,有个工匠隐居在血族巢穴附近的深山里。他能锻造出世上最好的刀,可是却没人知道他长什么样。” 屋主没有回话,武藏接着说:“恳请您帮我把刀修好。”

“世间有两种东西没办法修复,武士的刀和人的心。”

武藏看向了屋主的眼睛,两人对视着,直到里屋传来水烧开后的尖锐嘶鸣。武藏便也没有多说什么,带上行囊就离开了小屋。

谁知第二天,天边刚升起一抹白时,屋主刚出门就再次见到了武藏。

“抱歉,我迷路了……”

“向着北边,一直走。”

第三天一早。

“抱歉,北边是我的右手方向么?”

“左手。”

到了第四天,武藏又出现在了屋主面前,他挠头说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屋主直勾勾地盯着武藏,眼中已充斥着怒火。

武藏深吸一口气,眼神中透出迷茫:“我兜兜转转无论如何都走不出去,这或许是神佛的旨意……恳求您替我把刀修好吧。”

他匍匐了下来:“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人送我的刀。”

屋主却慢慢地摘下了面具,一张枯瘦的面容露了出来:“你觉得身为血族的我,会愿意为了杀戮血族者铸刀么?”

武藏眼中却无任何波澜:“我早已猜到阁下的身份了。那每晚的哀嚎想必是您为了压制对鲜血的欲望吧?您在成为血族前也是有家人的……”

“不要再说了。”屋主握紧了拳头。却又见武藏站起身来,从行囊里取出一个盒子,里面装着一束束的血族头发,而每一个束带上都写着一个名字。

“每一个死在我刀下的血族,我都会将他们的头发带回他们的故乡。与其说我是在杀戮,不如说是我将身而为人的尊严还给那些被徐福操控的人。身为血族,却始终抑制着自己对鲜血的渴望的您,一定能明白我的心意!”

屋主松开了拳头,叹了口气说:“你的刀我无法修复,破碎的东西再怎么修复,再也无法回到从前了,我无能为力。”

武藏低下了头,却又听见屋主说道:“但是,我可以帮你铸一把新刀。请您用我铸的刀,赐予那些迷失的血族尊严吧!”

断成两截的鸣雷和一颗血族的牙齿扔进了熔炉,一把如血泣般的红刀在火焰中发出了鸣叫。

相思积岁月,迢迢浪行船

“老板,来一碗荞麦面,多放点糖。”

放糖?做了一辈子面没见过要求放糖的,要不你自己来?

于是一位武士收起双刀,在面摊前熟练地煮起了面。

世人都道煮面不能放糖,实则大错特错。糖和淀粉就像一对永远保持热恋的老夫老妻,在滚烫的汤水中散发出甜美的香气,洗去远行人的疲惫无依,抚摸归来者的刀伤剑口……

副作用也是有的,糖吃多了令人健忘。

健忘终归是一件好事。

“听说了吗?东海那边好像出了件大事,有位血族之王差一点统治了整个东海。他长了3个脑袋8条长臂,走过的地方山崩地裂。但最后被一个叫宫本武藏的武士一刀给这个了!”一位客人做了一个咔嚓的手势。

“是啊,好像就为了一个女人,啧……”话未说完,一把血红的长刀直直刺入了他面前的桌子。

“怎么?男人的野心,和女人的柔情比起来就天然的高贵吗?”那位武士抽出筷子,坐下吃面。

面摊的客人跑了七七八八,老板絮絮叨叨地心疼着黄花梨老台面却也不敢上前索要赔偿,剩下三个同样拿着剑的,领头那位指着武士问:“要死啊你!有种跟我比试比试,看看你的本事!”

武士专心吃面,头也不抬。(味道好像缺了点什么?)

“不敢还是装聋啊?不会是个孬种吧?”三人挑衅般大笑起来。 武士拿起碗,向老板要了些葱花,腰间的平安符在风里轻轻晃了晃。(是荞麦的问题,这里的荞麦不及阪良香。)

“哟,看看咱们大武士戴着什么娘们唧唧的东西啊,上面好像还绣着花?不知是哪家的花姑娘……”眼尖的剑客话没说完,武士抬头看了他一眼,那厮突然噤声。

(“每次比剑,要先报上你的名号。这样不管我在哪里,都能听到你的消息。”阿通把平安符递给我的时候好像是这么说的。)

健忘终归是一件好事,可总有人让你不得不想起一些事。

“我说,给我拔刀啊!”为首的剑客似乎感觉到了冒犯,一脚踢翻了面。

(阿通总是笑眯眯地,她永远都会在那里煮好面等我回来。)

武士低着头站了起来,剑柄朝剑士腹部打去,直把人打翻在地,按在地上锤面似的冲着脸一通暴揍。两个小厮想帮忙又不敢,颤巍巍在身前举着拔出了一半的剑。

“不会好好品尝一碗面的人,也不配拿剑。”武士说完,刀光闪过,那些轻飘飘的剑就碎成了几截。他转过身,问老板长安怎么走。

“西,西边……”

武士朝老板扔了一吊钱,出摊向右走去。

“武士大人,是,是西边哦!”老板又喊了一句。

没关系,只要一直走下去,总能走到的吧。

有的人,只要一直走下去,也总会再遇见的吧。

悠悠阪良事,月照春溪间

阿娘的和菓子店开张了。大概因为阿娘总是笑眯眯的,来店里的顾客也很多很多。

每天早晨我坐在门口串菓子的时候,总能看见一个男孩子出现在对门的剑道馆门口。他嚷嚷着要成为天下第一的武士,门一开就冲进去,又鼻青脸肿的被扔出来。

阿娘悄悄跟馆主求情,每天50串和菓子就当他的学费。我去送菓子的时候,就看见他从地上一跃而起,擦擦鼻血,若无其事地冲我挥手,然后又被比他高很多的大孩子打翻在地。

一天夜里,刚要关门,几个喝多了酒的混蛋对阿娘动手动脚。他不知从哪里冲出来,立起木刀站在我们前面。举刀的手微微颤抖,头也不回地说:“这里交给我,你们先进去。”

可他比我还矮半个头呢!

阿娘把他带回来清理伤口,他龇牙咧嘴地没喊疼,肚子却咕咕叫了起来。阿娘笑着叫我去煮碗面。晚上烛火不明,我凭着平日的手感撒了调料煮了面,他一口下去就呛了起来:“荞麦面怎么是甜的呀?”

哎呀!我忍不住涨红了脸,但还是理直气壮地说:“对……对呀!荞麦面本来就是甜的嘛!”

他的眼睛亮晶晶的,然后把脸埋进碗里,连汤带面吃了个干净。

睡觉的时候,他问起我阿爹去哪儿了。我不知道,反正阿爹在我心里好像只有个模模糊糊的影子,从我有记忆起就没有见过他了。

“那你们受欺负了怎么办呢?”他声音小小的,好像自己在跟自己说话,“没事,我以后会是天下第一的武士,我来保护你们。”

我不服输地翻身坐了起来:“那阿通以后会开个天下第一大的和菓子店!做天下第一好吃的荞麦面!”

“那说好了!”

“拉勾勾!”

窗外山头荞麦花开得正好,月光下一片银白,像是覆盖了皑皑的雪。

历史上的TA

宫本武藏是日本战国末期到江户时代初年的剑术大师。日本那时代的剑术师,靠的就是游走四方跟人比武来谋生,击败的人越多,名分越高,你的地位越高,跟随你的徒弟也越多。宫本武藏还是无名小卒之时,挑战当时名满日本的佐佐木小次郎并且击败了他,从此扬名。六十余战,未尝有败绩。他使用双刀,号称“二天一流”。晚年著作有《五轮书》、《兵道镜》等。堪称日本剑术的集大成者,日本关于他的传说,非常之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