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灭刃锋

  • 生存能力
  • 攻击伤害
  • 技能效果
  • 上手难度

技能介绍

修罗之魂冷却值:0消耗:0

被动:铠拥有精湛的战斗技巧,如果铠的挥砍(普攻与2技能)只命中了一个单位,则这个单位将受到50%额外伤害。

在铠利用2技能攻击敌方英雄时候尽可能多的利用普攻来造成额外伤害。

回旋之刃冷却值:10消耗:60

铠向前投掷刀刃,在敌人中最多弹射4次,对目标造成150/180/210/240/270/300(+60%物理加成)点物理伤害与减速效果;命中的第一个目标将会受到额外减速效果;如果该技能命中至少一个单位,则会增加移动速度,回复105/126/147/168/189/210(+42%物理加成)点生命值与30%的冷却时间

这个技能需要预判对手走位释放,加速效果使得他在追人时能保证他粘住敌人

极刃风暴冷却值:6消耗:50

铠向前方连续挥砍,造成80/96/112/128/144/160(+30%物理加成)点物理伤害,第二刀会造成额外的击飞效果,同时使得下一次普通攻击获得额外80(+30%物理加成)点成物理伤害和冲锋效果。被动:脱离战斗后铠的生命、能量恢复每秒回复1%、移动速度提升10/12/14/16/18/20点

这是铠的突进和主要控制技能,命中将敌人轻微击退,被动带来的移速提升能够让他更好的游走支援

不灭魔躯冷却值:50/45/40消耗:120

在1秒的延迟后铠召唤魔铠,造成范围300/400/500点法术伤害,并强化自身100/150/200点攻击力、50点移动速度、40/60/80点伤害格挡,同时对周围敌人造成60点法术伤害并持续8秒

铠的大招在短暂延迟后才能造成伤害,需要注意走位和大招造成伤害的时机配合。同时,开启大招铠的各项属性在一段时间内都将得到极大的增强

undefined冷却值:undefined消耗: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铭文搭配建议

Tips:铠的一技能回复能力与物理加成有关,传承增加物理攻击力。鹰眼所提供的物理穿透提升后期伤害。隐匿不仅可以提高铠的物理攻击力,还可以增加铠的移速更好的追击敌人。

技能加点建议

主升火焰三尖枪

技能1

副升混天绫.束

技能2

召唤师技能闪现/斩杀

英雄关系

  • 最佳搭档
  • 压制英雄
  • 被压制英雄
最佳搭档

铠配合宫本小团战战斗力爆表

铠配合花木兰小团战战斗力爆表

压制英雄

没位移的射手英雄要离铠远一点哦

没位移的射手英雄要离铠远一点哦

被压制英雄

铠容易被长手法师风筝

铠容易被长手法师风筝

出装建议

  • 推荐出装一
  • 推荐出装二

Tips:前中期以输出装为主,后期补上一定的血量装备以保证持续输出能力

Tips:打野出装思路,半肉铠,主要利用控制效果配合队友输出

英雄攻略

更多
英雄故事

古老的魔道家族,流动着神秘力量的血脉传承,都是因为“罪”而获得的。当年轻人追溯着疯狂血缘的来历了解到这个事实后,变得面目全非。
他抛开家乡离去……只留下可怕的传说。当一个家族获得不属于自身的力量,终究是要偿还的。而他背负起了罪恶,去终结罪恶。
好些年里,令人颤栗的魔刃如同幽灵漂泊于勇士之地,引发同样身为魔道家族后人们的恐慌。可所有毫无意义的战斗都不能填补灵魂的空虚,只会令绝望与日俱增。他终究消失了,在前往东方的路途上。他想去追溯魔道根源,也许可以令自己摆脱无尽宿命的折磨。
他就这样步入滚滚黄沙深处——大片统称为“西域”的土地。而那里,正经历着改变所有人命运的剧变。
大漠中的绿洲,稀有珍贵的泉水,深达地下的石井……围绕它们所建立起来的诸国,在漫长的时光为了水源彼此攻讦,相互纷争不断,直到大唐铁骑的来临才有所改变。前所未有强盛的帝国建立起都护府,打开关市,从丝绸之路运来茶和布匹,调解了冲突和争夺。大漠中因此平静数十年之久。
可那前往东方的剑士路过时,看到的是毁灭的迹象。王庭沦陷了;都护府沦陷了;当地平民哭号着,唐国的士兵倒于路边奄奄一息,他们都认为对方才是背叛者。
冷漠的剑士没兴趣了解谁对谁错,但魔道的泛滥令他厌恶,让他想起昼夜折磨他的噩梦。于是所有人逃离沦陷的城市时,他逆行步入灾厄深处。成群结队的魔物自剑下哀嚎着倒下,可危险的气息越来越浓烈:他想,有个家伙,非常擅长魔道的家伙,在窥视着。他要找出他,他有着这样的自信和骄傲。
随之四周变化为熟悉的景象:他的过去,他的宿命,他的噩梦,他的每一次战斗,那幕后邪恶的家伙无法正面与剑士对抗,就要使用幻术令他自绝于痛苦和绝望。这是魔道之刃与魔道之法的对决。他挥出了剑!剑光带着力量和意志斩破邪恶的迷雾,有什么东西发出惨叫和怒吼。
幻术消散了。废墟中,剑士立刻明白为何那家伙死命阻止他:小小的少年,恐惧哭泣的魔种混血少年全身笼罩在刻印的法阵中,会被用来作为祭品唤醒某种强大的东西。
“哥哥。”少年撕心裂肺的哭喊着。“哥哥。”记忆中刻意想要忘掉的声音,同样呢喃“哥哥。”“哥哥。”剑士的记忆飘渺到很久以前,为强盗挟持的女孩伸手向他求援。“哥哥。”“哥哥。”
冰封的心瞬间瓦解。饱吸生命的恐怖魔物没有抓住它渴求的最后祭品,少年被抛往远处。反倒是踏进法阵的剑士自己遭迷雾拖入黑暗。然后,某种有生命的物体挣扎着,牢牢包裹他,欲将他吞噬。
“哥哥。”“哥哥。”“哥哥。”
啜泣的声音越来越远,却清晰入心。身体被撕裂,意志越发清醒。濒临死亡的剑士嘴角泛起冷笑,这邪恶的生物似乎不清楚,自己才是他们中间更可怕,更恐怖的那个。
他再次挥剑。
穿过大漠的风吹动着高扬的旗帜,凤鸟的图案鲜明如火。它傲然的矗立着,纵使经过七日七夜不断的战斗,宣示着长城一角始终难攻不破。
第八天,围困这堡垒的魔种骚动起来,那与他们作对的绯红身影,从它们的来路发起了攻击。最终的战斗从夜晚持续到黎明,数量悬殊的双方始终无法取得决定性胜利:直到一个人,一个活生生的人,旁若无物,摇摇晃晃走进伤痕累累的战场。
绯红的巡守者自战场中间捡到了异乡剑士。有生命的魔铠在她眼前快速退却,露出苍白的面庞和伤痕累累的身躯,手里紧紧抓着一把剑。周围是堆砌如山的魔种尸体。
“从哪里来?”也不知道他能否听懂。
“忘记了。”拙劣的通用语回应。
“名字呢?”
“忘……”
“铠。”女性将领利落的打断他。“就叫你铠吧。快起来,别装死。”
异乡人露出无奈的苦笑。
绯红的身影头也不回。“你很强,我们需要你这样的人。留下来吧。也许会后悔。反正你什么都忘了,后悔也无所谓吧。”
突然被取名为铠的剑士望着手里的剑。剑上的斑斑点点,让他想起绝境中的沙地,生长的花。
铠吗?似乎不错。忘掉锐利的、只会伤人的剑,从此以守护的铠之名存在。
他撑起身体,慢慢跟了上去。
前方,是延绵到天尽头的长城。

以绝望挥剑,着逝者为铠

历史上的TA

undef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