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云之翼

云中君

  • 生存能力
  • 攻击伤害
  • 技能效果
  • 上手难度
王者荣耀首页 > 英雄介绍 >

技能介绍

云间游冷却值:0消耗:0

被动:云中君气息调息完成后展翅飞行,增加移动速度的同时能够免受地形阻挡的影响,飞行期间云中君的普通攻击将会变为爪击,并撕裂目标,造成持续的流血伤害,目标被撕裂后将会受到额外的伤害效果;云中君进入战斗后将逐渐消耗气息,而脱离战斗后将会回复;爪击命中目标能够回复气息

天隙鸣冷却值:15消耗:0

云中君振翅加速,向当前方向俯冲,撕裂目标后向后滑行,并对目标造成短暂的晕眩与物理伤害,俯冲能够威慑命中的目标,如果无法离开云中君一定范围,则会降低对云中君的伤害

若英·华彩冷却值:6消耗:0

云中君展翅舞蹈,引导气流弹开控制效果,并射出羽箭对范围内目标造成伤害,期间成功弹开控制则会回复气息

风雷引冷却值:40消耗:0

云中君引风雷之势冲天而上回复气息,短暂延迟后向下俯冲,造成伤害,而后引发羽箭阵雨,造成减速和伤害效果

冷却值:消耗:

铭文搭配建议

Tips:经典的刺客百穿铭文搭配,因为云中君优先狩猎的目标为后排,可以最大化的利用属性效果

技能加点建议

主升火焰三尖枪

技能1

副升混天绫.束

技能2

召唤师技能闪现/斩杀

英雄关系

  • 最佳搭档
  • 压制英雄
  • 被压制英雄
最佳搭档

和鬼谷子配合的云中君可以快速与敌人贴身作战,聚在一起的敌人还会被大招打出爆炸伤害

云中君作为收割型刺客,非常需要一位坦克来吸收开启团战,项羽的体格十分适合来担任

压制英雄

云中君的2技能能够抵挡鲁班的击退,并且在大招起落之间,还能躲掉一波扫射的伤害

当云中君2技能或大招躲避掉狄仁杰的控制时,战斗形式就会一边倒的偏向云中君

被压制英雄

云中君脆弱的身板需要恰到好处的释放技能来抵消伤害和控制,但张良不会给云中君表演的机会

云中君遇见站位良好的伽罗时,一旦无法找到角度从侧身突袭,就会被擅长拉打的伽罗射爆

出装建议

  • 推荐出装一
  • 推荐出装二

Tips:打野出门装,吸血属性能让云中君保有一定的续航能力,随其随时可以支援作战,全输出出装可以给予敌方后排强大的压力,利用机动性分带兵线并且随时支援队友建立优势

Tips:常规出门装,配合铭文的穿透效果,此时云中君已经可以对后排造成毁灭性的打击了,利用翻越地形的能力,多多突袭敌方脆皮,后期补充破甲装备,让敌方前排英雄也能感受到云中君强大的输出能力

英雄攻略

更多
英雄故事

云中君曾是一只孤鸟,与一只鹿结伴生存。在楚汉战火燃烧至云梦泽森林的时候,小鹿中箭死去,不久,悲伤至极的它将身躯粉碎在峭壁岩石。目睹这一幕的鬼谷子心怀同情,将其尸身骸骨运用转生之术重造,新生命具有人类的大部分形态,但可化作鸟类飞翔与战斗。

前世记忆部分留在云中君脑中,闪过时总伴随着剧烈的切肤之痛,使它无法控制地袭击人类与奇迹。痴迷于奇迹的鬼谷子弟子们对云中君发动了围剿捕获,并试图消除其最后的记忆,云中君拼死挣扎,保住了最后一丝记忆之源,眼睛却在搏斗中负伤并失明。

它东飞西撞地逃亡,最终到了大河以西,被东皇太一收留教养,成为手下使者,替他管理城邦,规整秩序,并且,此地居民共同敌视着大河以东的所有来者……

在与阿瑶的邂逅中,云中君对于前世羁绊的记忆点滴苏醒……

非谎之言

阿瑶很会说谎。

但鬼谷子说,阿瑶的语言不同于世人的谎言,是一连串的梦呓、鬼话和无意义词语的反复组合。

近日,她讲起云中君。

云中君住在云里,不属于大河的东边,也不属于大河的西边。他住在云里是因为他想住在云里。云里有无数洁白的羽毛,即使他在人间丢失了一片羽毛,回头就能在云里补上。有一天,他从云里飞下来,因为太阳被吞噬了,流云被吸走了,它无家可归,无处可去,它看见天边从白色变成淡蓝,变成深蓝和幽蓝。接着紫色混了进来,抹去了蓝色。它知道生活变了,它向下飞去。往下再往下。往下再往下。

原来世界是这么的低。

往下再往下。往下再往下。云中君终于看见了地面在哪。

它落到了地上,沼泽弄脏了它的翅膀,羽毛染上了紫色。有人说,既然你是这么会飞,那就不要再飞了。人喜欢这样讲话。人不喜欢别人做到他们做不到的事,也不喜欢别人看见他们没见过的事物。云中君见过云上的世界,所以它的目光应该被夺走才是。人们夺走了它的目光。可是云中君仍然什么都看得见,它看见的东西仍然比他们更多,更美。

为了使用他,他们保留了他的翅膀,但让他穿上了人的衣袍,淡紫色,镶着金边,腰上系着红线,脖子上戴着使者特有的饰品。云中君穿上衣服,穿上裤子。穿上靴子又脱下,他的脚爪没有办法穿鞋。

也不应该穿鞋。那是他在世间的武器。

云中君从前不知道什么叫“武器”。它遇见的人对他说,你还是早点知道的好。

它知道的是,它终会往上而去。一层层飞离地面、抖落翅膀上的泥淖。

它会往上而去。

终究。

真伪之旅·二

他监督着几个工匠。他们在用新材料尽力修补那扇被破坏的窗户。窗户是晶质的,被那块石头打成散落在地上。

云中君蹲下身子,伸手触摸地面,不远处碰到了一块小小的晶体。它倒映着天空。

东神宫殿周围圈出了红线。红色是东皇使者的专用配色,云中君曾以此规范了无数的民居和公共地带。他辨别人声、气味,回旋城市上空,依靠想象的视觉,在脑中勾画应有的线条,过后绘制下来,交给下属。但云梦泽无论是森林还是城市,都不流传纪实或应用文学,人们自觉地在口口相传中把所有事情变得简约美丽。他们说云中君在天上飞的时候,同时就在地上画出了线,用一根长而锋利的红色羽毛。

当他逮捕了对红线熟视无睹、依旧闯入禁区的嫌犯,嫌犯首先关心的就是这个。

“这些线都是你用红羽毛画的吗?”

“不是。”

“那是用白羽毛画的吗?可是白羽毛怎么能画出红色呢?”

“不是。”

头上长角的女孩盯着他的翅膀,似乎非常确信他的翅膀里藏了重要的东西。为了思考她开始咬手指,手指上带着泥巴,不过很和谐,因为她脸上、胳膊和脚上都沾着泥巴。

“现在我要问你一些问题。你也要像我刚刚那么说话一样,只能说是或者不是。”云中君说。

对方看上去没什么反应。只是目光从他翅膀那收回,快速瞥了他一眼,随即盯着桌上的木纹漩涡,并伸出另一只手去抠那个漩涡,好像准备整个被吸进去。

“你是从玄微森林来的么?”

“我就住在这儿。出了宫殿直走左转第三条路,斜着往上下坡右转一里路最左边那条路第七座房子后面往上的路朝西走,第二十九家卖野猪肉主人的邻居。我家里有奶奶、爸爸、妈妈、姐姐、妹妹、弟弟。我们每日申时就吃当天最后一餐饭,现在要到时间了,他们会到处找我。找不到我的话,他们就变成狮子把周围的小孩子都吃了。”

“只回答是和不是。”

“不是。”

“你是小鹿女么?”

“小鹿女一听就是个小孩子,可我是大人。我明天就满一千岁了。”

“只回答是和不是。”

“不是。”

“你是鬼谷子派来的么?”

“没有什么谷子派我来,有一些麦子是希望我来的,因为它们没有见过宫殿,觉得总应该有人进到里面看看都有些什么,然后回去告诉它们。”

片刻,云中君说:“小鹿女,你现在要去红线外的地方没那么容易了。”

“为什么?”

“鬼话连篇。”

“什么是鬼话?”

“不符合事实的话。”

“什么是事实?”

“看得见的是事实。”

“你看得见吗?”

“我看得见。”

“你失明了,你是个盲人。你什么也看不见。”小鹿女放大了声音。

“我是云中神君。这些话,你再试试说一遍。”

“你是个瞎子!”她更加愤怒地说。

因为鬼话和不是鬼话的话,她被关押了五天。

和她一起打扫监狱卫生的是一些怪人。有的酷爱微笑,有的说在东神和鬼谷子背后都隐藏着天大的阴谋,有的早晚把自己兜里的几个硬币挨个数一遍,有不喜欢紫色和红色配在一起的画师,还有的既不喜欢紫色和红色,也不喜欢小鹿女头发的粉色。但小鹿女跟他们呆在一起,彼此之间倒并没闹出什么大的矛盾,以至于她被命令出去时,反而有些不适应。

她在宫殿外的城区又游荡了数日,朝森林折返。一只鸟忽然掠过她的头顶,之后化作人形站在她面前。

云中君把那块小晶体递在她眼前。

“不是。”小鹿女自动地说出一个她推测出即将听到的问题的答案。

云中君的眼睛轻轻动了一下,问了个另外的问题。

“是不是倒映出天空?”

小鹿女的目光在他眼睛和这块东西之间反复打转,犹豫自己选择哪个词语去回答。虽然选择是如此单一,但她几乎想到手心冒汗。就在这短短的一瞬,她既告知自己不能妥协,又被一种奇怪的力量牵引,认定只能说出一个字,而且那力量越来越强烈。

“是。”

“倒映出湖水。”

“是。”

“夏天、春天、秋天、冬天。云梦泽有四季。”

“是。”

“有光线穿过森林。现在。”

“是。”

“你有一只透明的鹿。”

“是。”

“我过去见过你。”

没有回音。云中君收回手。

“我看不见。”他说,“我是个睁眼瞎。”

“不是。”

历史上的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