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魔之箭

伽罗

  • 生存能力
  • 攻击伤害
  • 技能效果
  • 上手难度

技能介绍

破魔之箭冷却值:0消耗:0

被动:伽罗的普攻与技能伤害将会优先对目标的护盾效果造成一次等额的伤害

伽罗能够迅速的将敌人的护盾值打掉

渡灵之箭冷却值:1消耗:0

伽罗展开长弓,攻击间隔增长25%并提升200点射程;在此形态下,伽罗的每一次射击都会消耗50点法力值,并使目标获得持续2秒的损伤,每0.5秒额外造成30/32/34/36/38/40(+5%物理加成)点法术伤害

展开和关闭长弓并不会消耗蓝量,但是展开长弓后的消耗会比较大,需要控制蓝量

静默之箭冷却值:12/11.2/10.4/9.6/8.8/8消耗:75

伽罗以长弓为施法媒介,张开法阵,并在一定的延迟后向指定方向射出破魔之箭,对路径上的敌人造成250/300/350/400/450/500(+60%物理加成)点法术伤害与0.5秒沉默及50%减速持续1秒,箭矢穿过区域在1秒后会爆炸对范围内敌人造成250/300/350/400/450/500(+60%物理加成)点法术伤害

远距离沉默,开团可直接释放帮助我方建立先手优势

纯净之域冷却值:40/35/30消耗:100

伽罗在身边张开法阵持续8秒并可手动关闭,提升范围内友军20%暴击率;法阵在张开和关闭的瞬间会对范围内敌军造成250/350/450(+75%物理加成)点法术伤害,关闭时会对尚在法阵中的友军产生一个持续3秒的20%暴击率与20%移速增加的效果;被动:伽罗的暴击会对目标造成90%减速持续0.5秒;

手动关闭法阵可以帮助自己和友军追击和撤退

冷却值:消耗:

铭文搭配建议

Tips:暴击是伽罗核心属性,应该尽量在中期就拥有一定的暴击率

技能加点建议

主升火焰三尖枪

技能1

副升混天绫.束

技能2

召唤师技能闪现/斩杀

英雄关系

  • 最佳搭档
  • 压制英雄
  • 被压制英雄
最佳搭档

伽罗在初期对线时,具有压倒性的消耗能力,配合蔡文姬能够迅速针对1塔进行压迫

不仅仅能帮助伽罗迅速发育成型,还能为容易阵亡的伽罗提供一次复活的机会

压制英雄

中后期的伽罗几乎每次攻击都会暴击并将敌人减速,关羽很难在伽罗面前驰骋起来

凭借巨额护盾称霸的张飞被伽罗的被动特性完美克制,会迅速的被伽罗将护盾击破

被压制英雄

暗中前来的兰陵王让伽罗的视野能力失去意义,突出的爆发能力更会直接将伽罗秒杀

同样更加灵活的阿轲也能轻松收割伽罗

出装建议

  • 推荐出装一
  • 推荐出装二

Tips:常规出门装,常规出门装,在高额暴击率影响下影刃能增强伽罗的伤害能力,最后一件选择防御向的装备避免失误被秒杀;暴击是伽罗核心属性,应该尽量在中期就拥有一定的暴击率

Tips:常规出门装,伽罗本身就匮乏的自保,需要根据局势选择抵抗之靴或者影忍之足;暴击是伽罗核心属性,应该尽量在中期就拥有一定的暴击率

英雄攻略

更多
英雄故事

当神明的脚步走过云中漠地,便留下漫长的玉石之路,从长城一直通往王者峡谷。千百年来,这条路上响彻过商旅的驼铃,驰骋过铁甲的骑队,迎来过热切的求知者。而这些求知者在傲立的山崖下开凿了一千个石窟,把神明传授的学识和艰辛抄写的典籍珍而重之的安放,镌刻入世世代代的血脉与骨髓。人们便因此称此地为千窟城。
千年百年来,千窟城就此成为云中漠地最有名的学城。论起此地所收藏的典籍数量与质量,无论最为强盛的金庭城,或者一度以富裕闻名的玉城贵族们,皆满心向往。恐怕只有大陆东部的长安城与传说中的稷下学院可以胜之。城中矗立着历代最有名的学者塑像,他们的名字连同智慧的成果受到人们的敬仰。
而记载着最艰深知识的书卷,则被收藏于千窟之中。唯有被挑选出的优秀学者能被允许进入求学。管理千窟的家族,与金庭城,玉城等漠地大城的贵族享有同样崇高的地位,被尊称为“赤明七姓家族”,意味漠地最耀眼的辉光。伽罗和她的父辈们,祖辈们,便如同漠地的学识之光,世代独掌藏书的岩窟。
伽罗幼年时候,母亲便去世了。身为独女,她在父亲一手教导下长大的。父亲作为族长和学者,拥有广博的学识和高尚人品。他亲自教导女儿学问,以及对书籍深深的热爱。
“看,这些古老的笔迹。是先祖们一笔一划的抄写而成。甚至需要付出十两金子的代价,才能从收藏者手里借出三日,彻夜不眠的抄完。”
“为何如此贵重?”小小的女孩不解的问。
“因为战乱毁灭了许多书。要非常慎重才能保存下来。所以只会借给真正热爱并有实力好好珍藏它们的人。”
“可是书既不能填饱肚子,又不能让生活变得轻松。”
“对大多数人来说的确如此。可是,伽罗啊,它能让我们永生。”
“永生?书,不是很容易被损毁吗?”
“书,记载了祖先的来历,记载了家族的历史,还记载了许许多多其他先民和其他家族的事迹,记载我们全部的文字,造物……明白吗?王的名字,你我的名字……最终都会消失在时间中。可纵使只能留下只言片语,子孙后代终究能够聆听到,我们曾经创造出怎样美妙的文明。这,就是永生。”
父亲眺望着千窟城,郑重的说:“书本确实是一种转瞬即逝的东西。但书本中能诞生文明,而文明,则长存不灭。”
“我们的家族,就是因书籍和文明而存在的。”
女孩似懂非懂。书卷的熏陶下,她一天天长大,并许多次骑着马奔驰在玉石之道上,像她的祖先那样,长途跋涉求购或者抄录某本典籍。她是千窟城的女儿。对千窟城而言,书已不仅仅是书,还是信仰的存在。
但她和父亲都忘记了,浩如星海的书籍不仅创造文明,也记载了知识。而知识中,蕴藏着令人难以想象的力量:关乎破坏,关乎毁灭。
转折性的日子,来得甚至比想象中更早。那本应该是美好的一天。玉城的继承者和长城守卫军的长官苏烈达成了互市的协议,于是双方去掉警备,让边民们互通有无。伽罗参加了这久违的关市,收获颇丰。很久没有如此尽情购买来自长安的书籍了。可她不知道,这是云中漠地最后的美好,以及灾厄的开始。
返程途中,她注意到不同寻常的魔种动向。尽管平日里也有零星的魔种出没,但这样大规模的行动却前所未见。盘旋的邪恶生物,飞往的竟然是千窟城的方向。不祥的预感浮现在心头,并很快变成现实:当她快马加鞭赶到的时候,整个千窟城已经被火焰,尖叫和成群结队的魔种所撕裂。雕刻着一千个石窟的山崖,正逐渐陷于崩塌。
“父亲!”手中的长弓穿过魔种的身躯。伽罗奋力登上长长的石阶,试图更加接近亲人的身影。
老人放下手中的长杖。整个千窟城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沦陷,书页被火焰所点燃,漫天飞舞。数代人的心血毁于一旦。
“你们”是谁?“你们”想要得到什么?“你们”认为用魔种,用武力,用千窟城作为牺牲品,就可以得到“你们”渴求的东西吗?
不!书是一种转瞬即逝的东西。文明,却能长存不灭。
可自己自命为千窟城的守护者,种种挣扎在压倒性的破坏力面前那么渺小和可笑。当书籍不复存在的时候,支撑身体的力量也渐渐流失。无法遏止的心痛……
这副残破的身躯,已经不配继续肩负的责任。
“父亲!”
老人似乎听到了心爱女儿的呼唤,他停了一下,举起拐杖像打招呼,又像道别似的挥了挥。继而如同平时悠然漫步于积累了家族几代人心血的藏书中那样,缓慢的,安静的,却坚定的走入了崩塌的石窟。
他选择了与书共存亡。
“交给你了,伽罗”。
手持长弓的女性停下脚步。眼泪无声的流过面颊。
“父亲啊,你的遗憾,就由我来完成吧。我会带回所有流落的书籍。”
夕阳洒落的时候,她离开了故乡,去寻找因魔种袭击而散落的书籍。那时候,她已经知道,长城,玉城,千窟城……都因魔种陷入危险。莫名的疑虑在心里萦绕不去。异常行动的魔种,是否因千窟城的藏书而来?它们与千窟城藏书中某种不为人知的知识,真的有联系吗?
“如果,如果猜测是真的……这份罪孽,我也会一并背负。”
很长的时间里,她的脚步踏遍云中漠地的各处。
直到一段时间后……因魔种袭击而无家可归的流民,将她带到奄奄一息的汉子身边。伽罗救治了那个人,也听到另一个故事:
“我是个罪人。”
“我背叛了友人对我的信任,将他视作引来魔种的恶徒。令长城的和平毁于一旦。”
伽罗放下羌笛,无论任何时候都冷静的心灵产生不平的涟漪。
这是两个罪人的邂逅。
这是真相萌发的开始。

“千窟为佑,太平无忧”

历史上的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