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弹怪猫

沈梦溪

  • 生存能力
  • 攻击伤害
  • 技能效果
  • 上手难度
王者荣耀首页 > 英雄介绍 >

技能介绍

暴躁节奏冷却值:0消耗:0

被动:沈梦溪的技能命中目标后会将敌人点燃,点燃效果将持续3秒,使用普通攻击命中被点燃的敌人会触发爆炸对附近的敌人造成100(+16%法术加成)点法术伤害。同时被点燃的敌人会暴露视野且移动速度降低20%

利用被动清理兵线,可以节约部分炸弹,以免团战时炸弹数量不足

喵咪炸弹冷却值:2消耗:40

沈梦溪蓄力后朝目标位置投掷一枚喵咪炸弹,爆炸后对范围内的敌人造成450/510/570/630/690/750(+50%法术加成)点法术伤害。炸弹投掷的最远距离和蓄力时间成正比,蓄力达1秒后射程达到上限;如果沈梦溪自身处于点燃状态,猫咪炸弹将锁定敌人,命中后会将敌人击退造成450/510/570/630/690/750(+50%法术加成)点法术伤害同时炸弹会继续朝前弹一段距离落地爆炸再次造成同等伤害。炸弹每10秒获得一枚,最多可以存储5枚,获取速度受冷却缩减影响;

在自身处于点燃状态下,可以释放自动锁定并且带有击退效果的喵咪炸弹

正常操作冷却值:12/11.5/11/10.5/10/9.5消耗:70

沈梦溪失误点燃了自己,期间移动速度增加100%并持续衰减,5秒后身上的炸弹会被引爆将沈梦溪朝前炸出一段距离,同时会将路径上的敌人炸晕并造成500/560/620/680/740/800(+65%法术加成)点法术伤害;点燃期间可以手动熄灭身上的火焰,冷却时间根据已燃烧的时间增加;在沈梦溪被点燃期间猫咪炸弹的投掷方式会发生变化。

提前熄灭火焰可以避免向前弹射

综合爆款冷却值:5消耗:100

沈梦溪蓄力后朝目标位置投掷一枚EX型混合炸弹,爆炸后对范围内的敌人造成500/750/1000(+70%法术加成)点法术伤害,并在之后的2秒时间内累计造成250/375/500(+35%法术加成)点法术伤害,同时分裂出3枚猫咪炸弹朝四周散落,落地后爆炸对附近的敌人造成250/375/500(+35%法术加成)点法术伤害。炸弹投掷的最远距离和蓄力时间成正比;蓄力达2秒后射程达到上限。EX型混合炸弹每50秒会获得一枚,最多可以储存2枚,获取速度受冷却缩减影响。

蓄力使得大招可攻击距离变长,沈梦溪需要小心保持自身处于安全的位置

冷却值:消耗:

铭文搭配建议

Tips:沈梦溪大部分情况下都会在安全的位置投掷炸弹,所以铭文上以法术攻击,穿透为主,稍微补充一些续航即可

技能加点建议

主升火焰三尖枪

技能1

副升混天绫.束

技能2

召唤师技能闪现/斩杀

英雄关系

  • 最佳搭档
  • 压制英雄
  • 被压制英雄
最佳搭档

鬼谷子的2技能能够创造出方便沈梦溪打出群体伤害的环境

白起大招的控制期间沈梦溪可以直接扔出两颗大炸弹对敌方造成成吨伤害

压制英雄

架起炮台的黄忠在沈梦溪眼里就是一个静止的靶子

虽然鲁班七号的射程很远伤害很高,但是缺乏位移技能的鲁班很容易被沈梦溪跨越双方战线直接用大招消灭

被压制英雄

沈梦溪非常害怕爆发伤害,兰陵王足以在沈梦溪反应过来之前将其消灭。

同样具有隐身能力并且爆发超高的阿轲会对沈梦溪造成很大的威胁,令他不敢在战线后方慢慢蓄力。

出装建议

  • 推荐出装一
  • 推荐出装二

Tips:常规出门装,沈梦溪虽然灵活,但是保命能力并不强,通过辉月能够一定程度上帮助沈梦溪存活;沈梦溪大部分情况下都会在安全的位置投掷炸弹,所以铭文上以法术攻击,穿透为主,稍微补充一些续航即可

Tips:常规出门装,通过冷却和圣杯获得足够的消耗能力的沈梦溪,需要在最后补出虚无之杖提升对拥有法术防御的敌人的打击能力;铭文以法术攻击,穿透为主

英雄攻略

更多
英雄故事

巍峨的长城,古老的奇迹。谁建造了它?谁守望着它?谁在它身畔长眠?谁又因它的庇佑,最终获得幸福呢?
沈梦溪所珍藏着不知真伪的半本家谱中,有着祖先对这个问题的答案。这是贫穷的混血魔种所引以为豪的东西。
“为寻求幸福西去的神明,他们的足迹留下这条道路。我们追随神明的足迹,想要去往幸福之所。在经历乱兵,疾病和漫长旅途后,身背长枪的混血魔种猎人引领我们来到长城。从此以后这里就是我们的家。”
按照家谱所记载,沈梦溪的祖先就此安顿于长城之下。他们清理关楼,升起旗帜,酿造美酒,甚至以爆弹清理石堆时,还偶然挖出过奇怪的大块头机关。
一代又一代,长城的旗帜变幻为河洛,昔日荒芜的田地被开垦,矗立起座座城镇。带来一切繁荣的正是长城守卫军,也是沈梦溪的向往和渴望。半本家谱让他坚信自己是长城之子,而长城之子终究会归于长城。
可现实里他的美梦显得滑稽可笑。至少没人相信长城守卫军会招揽这么个衣衫褴褛,个头小小的混血魔种。集市开启的日子里,沈梦溪也摆上简陋的摊位,出售自己制造的爆弹,却无人问津。
“告诉你们,这可是俺的家传技艺。别看这么小一块,但威力足以炸穿玉城的矿坑!”
“吹牛的小孩,当新年放烟火呀。”
“是呀是呀,官府怎么可能允许售卖真正威力巨大的爆弹呢。”
“天下第一精通机关爆弹天才不需要谁来允许!”暴躁的沈梦溪试图证明自己,然而陡然扔出去的爆弹只吓哭了一个小孩,引线还没有燃尽就被一只灵巧的手掐灭。
个子高高肩背猎枪的少年抱起哇哇大哭的弟弟,轻轻拍着肩膀安慰他。这对百里兄弟在镇上的信誉显然比沈梦溪高很多。于是围观群众一片欺负小孩的愤怒谴责声中,自己也还是小孩的沈梦溪只能抱头落荒而逃。
“可恶可恶可恶。”沈梦溪蹲在矮崖边,眼巴巴望着长城。半本家谱就揣在怀里。
“看来,你很向往长城啊。”
温文尔雅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沈梦溪回过头,不知什么时候,身后立着一个方士,服饰精致的与此地格格不入,绣着牡丹的暗纹。手里还提着壶酒。
“总有一天,我会加入长城守卫军。”沈梦溪气鼓鼓道。不知道为什么,方士的话音有种魔力,让人不由自主敞开心扉。
“我曾经认识某位故人,他也很擅长制造爆弹,脾气也暴躁得一点就着。”方士眺望着远处的长城。“本是最后一次祭奠……恐怕也是种缘分吧。你愿意跟我同往长安而去吗?”
“不想。”沈梦溪毫不犹豫拒绝了。“我要留在这,我会回到长城。我会在长城出人头地!”
“加入长城守卫军,就是你梦寐以求的幸福吗?”
“是!”
“那么,按我说得做,你会如愿以偿的。”
清香扑鼻的美酒被郑重倒在土地上。一次,两次,三次……沈梦溪不由得随着方士双手合十,闭目祷告,希望先祖大人保佑自己实现心愿。
之后的日子里,沈梦溪反复试验改进自己的爆弹,等待着方士预言的时刻。时光流逝,果然镇上张贴告示,宣布守卫军将领苏烈同意与长年占据云中漠地商道的玉城领主联合举行关市的消息。
沈梦溪按方士的指点,趁关市前的夜晚在早已观察好的地点安放上精心制作的爆弹。
“关市举行的时候,会有歹人袭击。如果用爆弹断掉他的退路,你会成为拯救长城的英雄,并实现自己的愿望。”
熙熙攘攘的关市,人来人往。人们欢声笑语,依稀还瞟到百里兄弟的身影穿梭其间。日头西落的时候,关市的热闹也达到巅峰。很久没有如此的盛会了,人们甚至准备以篝火的宴会来庆祝和平与繁荣。
唯有沈梦溪的内心被方士的承诺填满,焦急计算着引爆的时机。等待总是漫长又煎熬,方士的话是真的吗?可内心强烈的渴求压倒一切,他必须要博取命运的转机。同样擅长爆弹制作的先祖大人,他的灵魂是否已化为头顶闪烁群星中的一颗,并正注视着自己的举动?当他决定踏上神明走过的道路时,是否内心也抱有如此坚定的意志?过去的生活中,没有人会对沈梦溪能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抱有期待。但他奇迹般得从不怀疑自己拥有的天才和力量,相信自己能改变许多人的命运,纵使刹那也好,去成为一个英雄,长城的英雄。
震天动地的爆裂声伴随火光燃起,关市上飘荡着人们惊恐的喊叫。
“魔种来了!”
恐怖的生物成群结队穿行关市,冲击城镇……方士的预言实现了。
沈梦溪毫不迟疑的飞奔着穿越混乱的集市,这是他唯一的机会,改变命运的机会。揣在怀里的家谱,犹如火焰般灼烧着他的胸膛,激荡着他的灵魂。灵敏的眼光追寻着守卫军的将领苏烈,看着他穿过喧嚣的浓烟,摇摇晃晃走向一个人,那个本来应是他的朋友的人,向他建议举行关市的玉城贵族。苏烈厉声责问他,是不是他引来魔种,想要夺取长城。可是玉城贵族摇着头,一步步倒退,甚至能看清他的年龄比自己大不了多少……似乎终究承受不住苏烈的怒火,忽然他转身往关市外逃去……沈梦溪终于等到了自己的机会。
震天动地的爆炸声中,玉城人落入陷开的大地,而随之从精确计算的方向倒塌的残柱则彻底封死他逃生的希望。在苏烈赶来之前,一队守卫军已经好整以暇的将垂死挣扎的囚徒团团困住。
沈梦溪一跃蹦出,冲为首的青年将领大吼道:“抓住这家伙了。答应我的事,不可以食言啊。”
一道剑光掠过他耳边,削掉他好几根头发。沈梦溪瞬间胆寒。
“喂,喂……要,要反悔吗……”
“看看背后吧。”
沈梦溪战战兢兢转过身,几乎要尖叫。方才试图偷袭他的魔种,被剑光劈成两半。
“今晚,你是拯救长城的英雄。欢迎加入长城守卫军。”不知为何,这冷漠的声音在纷乱的夜晚里,格外清亮。
从这天开始,沈梦溪实现梦寐以求的愿望,成为长城守卫军的一员。他不再是镇上的混混,爱炸裂的刺头,每个试图拿他的过去打趣的战友都会被他烧掉眉毛。他是拯救长城的英雄,与魔种战斗中出奇制胜的机关师,以及最受新的守卫军领导者器重的,名扬长城的风云人物。
可惜长城什么都好,就是伙食太难吃。
身边的士兵很奇怪的问:“沈大人还不知道吗?最近新加入的厨子,做得一手好菜啊。”
作为依靠主动选择改变命运的人,显然沈梦溪的行动力比任何人都要强。他兴冲冲推开了关楼厨房的门,却在尚未触到热气腾腾的锅盖时立刻停手。擦肩而过的子弹明确无误发出“禁止偷吃”的警告。
沈梦溪从瞬间的呆滞中回过神后,几乎是勃然大怒般跳起来,追索子弹射出的方向。他圆瞪的双目看到厨房对面的碟楼上,个子高高的青年放下长枪,露出脸来。沈梦溪高举的右手剧烈颤抖起来,为什么会在这里看到了自己最讨厌的人之一。命运一边打开一道门令你如愿以偿,另一边又关上一扇窗把孽缘送到眼前。
“百……百里!”
像被看不见的丝线牵动着奇异的缘分,像由无声的号角奏响集结的呼唤,一个接一个的人们聚集在巍峨高墙旁,聚集在长城守卫军的旗帜下。

长城之子,终究归于长城

历史上的TA